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海云的博客

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55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退休教师,擅长文学,历史,地理等

 
 
 

日志

 
 
关于我

王海云,男.1937年4月10日,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走马街镇人,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学校,是全国著名书画作家王憨山之弟,教师(已退休),在文学,历史,地理上有很高的造诣,同时有大量文学作品发表于各杂志,现著有长篇小说<<冰湖鬼影>>等作品.

网易考拉推荐

(原)双飞记37  

2012-10-05 08:37:01|  分类: 小说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37东藏西躲受折磨

 

秀英走了,吉麻拐觉得他的心也被这个美貌的女孩带走了一半,他恋恋不舍地看着她的影子消失在缓慢升起的晨雾里,还呆立不动。静仁老人同齐天大圣回去了,老人六十多了,可走路仍很轻快,哪怕是走上坡的路,他也如履平地。吉麻拐回头看着静仁老人,已经到了那条里把路的长坡的顶端,下了坡就离塘桥不远了。沙猛子陪着吉麻拐,也不做声。此时说什么都不行。人家正在相思中,此时最不合适的事就是去打扰他,去切断他的思路。。

“走吧,也许真的没事了,公屁是不会哄人的。”沙猛子轻轻地说着,他也不得不说。可是公屁没把话说完,也不知那真实的情况是什么。这时候路上的行人多了,做早工的,赶早到县城里去卖菜的,到自家园子里去做事的,打猪草的,看牛的,童孺老叟,老妇幼女,都有。这时候吉麻拐就想起他家的猪,可能叫得满街都听得见了。既然没事了,这猪也得给它东西吃。两头猪已经杀掉了一头,挣了点钱,一家三个都高兴,都想把这一头喂得更肥更壮。

想到自家的猪,吉麻拐就加快了步伐,说:“走吧。”可奔波了一夜,终究有点疲倦,裤脚还那么重,鞋还那么溜,走起来就要用双倍的力。到一条小街上,两个人就在路旁的亭子里坐一会儿。这时候就看到对面挤着一堆人,于是也挤进去听听有什么新闻。一听,两个人都放下了心:那十三爷昨天晚上受了点惊吓,掉进河里,现在生死未明。

受了点惊吓?什么事会让他这么吃惊?那是个杀人不眨眼的人,有什么事居然吓得他掉进河里?奇谈怪论!正想着呢,居然也有人这么问。这时就有人挤进来大声说:“快天亮了,他们居然还碰上了老虎。这个团总杀人有本事,可是打虎不行呀,吓得他乱跑,就掉吉河里了。”

吉麻拐和沙猛子吓得不得了。假如昨天晚上他们两个碰上老虎,那真的不知后事如何。吃饭的家伙也不知还在不在。沙猛子对着吉麻拐吐了吐舌头。可没人注意到他们两个。

公屁运气好,他想要对付的人,都碰上了不如意的事。难道那只虎好听他调度,想做什么这只虎就为他做什么?如果谁这么说,当然是大笑话。能驱虎为畜的只有赵公元帅,张公这个本事。但世上也有一种事,能利用的就要利用,也许能利用上,也许不能。公屁也许就是这样的人。天给了机会,人不去利用,这人也就太笨了。天赐给一个报仇的机会,如果错失良机,那会留下一世后悔。张公弼是做到了这一点的。可他是怎么做到的,现在吉麻拐还不知道。他只能等下一步的消息。

可才走了几里路,又听到了几个端着饭碗边吃边议的人谈的也是这件事。只不过这一回消息就不那么激动人心了。这个人大声地向他的邻居报告:那该死的团总没死,只不过是受了一点惊吓。他还想到塘桥去。他还想出那口恶气。听的人虽说对团总没死一事,极表遗憾,可是,他也担心城门失火会碘及池鱼。吉麻拐看着沙猛子,他有点拿不定主意了,回去还是不回?沙猛子说:“管他呢。天大的事,来了再说。到时候兵来将档,水来土掩,急什么!”吉麻拐想了一想,危险是明天后天的事,肚子饿了是现在的事。再说栏里的猪还没有处理,总不能把这头猪送给一个毫不相干的人。回去!

回到家中,似乎什么事也没有发生,那半边街上没几个人,也没人问他们到那儿去了。即使是沙猛子,他父亲看到了他,也没说什么。吉麻拐从沙猛子家里进去,翻墙进入自家的后门。门边放着的那个夹子当然是他第一个要注意的东西,不能踩到它的上面。

可他没有看到,难道自己记错了地方?

小心翼翼地进入屋内,没有什么翻动的痕迹。再看大门,只不过是虚掩的,上下门闩当时只闩了一个,这一个已经撞断了,再也不能用了。可门是关着的,没闩,其实根本不必走后门进,把大门轻轻一堆就行了。也许大门沙猛子他爸。他再次寻找那个夹子。这个夹子并不大,真的是夹黄鼠狼的,只为鸡的和平与安全,放这么一个夹子在自家后门口,决不违法。别人踩着了,只能怪他自己夜半深更要摸到别人家里去,非偷即抑,告到官府去也枉然,也没人敢告。可现在连这个夹子也不见了。是什么人做的?昨天晚上那么黑,这个人怎么能找到这个夹子?他饭也不想弄了,呆呆地蹲着出神。天是阴阴的,偶尔有点阳光从云缝里露出来。栏里的猪听到人声,叫得就像遭到了什么野物袭击一般。他急忙扯了一把青菜,送到猪栏边,这猪马上就不叫了,可是这么一点东西填不饱猪的肚子,才一会儿它又叫起来了。于是他马上剁猪草,烧火煮潲,加上了半升米。自己的的肚子没时间顾上了。烧着火,觉得真饿,才到饭炉仓里摸出半个饭团吃了,再也没有其他的东西可吃了,红薯还在土里呢。管他呢,先让猪吃了再说。眼看近中午了,猪也开始吃潲了,他这才给自己办饭吃。于是又来到后门口,再次观察那痕迹,这一回他看出来了,有一滴很小的血。在一片树叶底下,可那确实是血迹,千真万确。这么说来,昨天晚上真的有人闯进了他家,他仓皇出逃是对的,可现在消息不一,他的危险确实还没过去。可他还得到姑姑家去,又得到秀英家去。他要做的事多呢,他肩上的担子重呢。。

  评论这张
 
阅读(110)| 评论(1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