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海云的博客

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55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退休教师,擅长文学,历史,地理等

 
 
 

日志

 
 
关于我

王海云,男.1937年4月10日,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走马街镇人,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学校,是全国著名书画作家王憨山之弟,教师(已退休),在文学,历史,地理上有很高的造诣,同时有大量文学作品发表于各杂志,现著有长篇小说<<冰湖鬼影>>等作品.

网易考拉推荐

(原)双飞记36  

2012-10-04 07:45:50|  分类: 小说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36 晨风野露拜堂时

 

天快亮了,云厚星稀,却又风凉露很,两个人择荒僻小路而行,拂草披荆,没多久裤脚又湿又重,鞋子内滑外滑,慢行小步怕被抓,急行快步怕跌跤。而且,也不知哪块天地才保得住这条小命。还是往县城方向走吧。那十三爷势力虽大,可是也出不了界,土地土地,只管五里,过了五里,又是一个土地。走吧,大胆地走上大路。渐渐地听到了鸡叫,于是鸡声此起彼伏,愈益高亢。那东方也就渐渐地变成了紫红色,真的就要天亮了。休息一会儿吧,等天全亮了再走。路旁的石头很光滑,虽说很冰凉,可很干净,就坐到上面吧。沙猛子说坐,吉麻拐也就坐,但弹一下就跳了起来。沙猛子急忙俯下身来看,吉麻拐说:“看什么?就像一块冰。站着吧。”手摸摸,上面也是水,露水。可这时传来了脚步声,两个人急忙退到一块高耸的石头后边,紧紧地抱着对方,生怕发出声响来。

脚步声杂沓,可并不匆忙。看来并非追兵。两个人心里踏实些了。可也还不敢发出声来。这么早出来,明显地是夜行人。夜行人不是逃命就是要索人性命。

可听到了一声女人的惊叫。天还没亮,女人这么大胆,跑了出来,所为何事?偏过头去,看到了火光。是火把亮着。吉麻拐在沙猛子耳边说:“像秀英的声音。”可秀英怎么会到这儿来?这儿没有人家,这石山上草都没几根,哪有人家呀。

“等一等,你们就这么走了,不行呀。拜了堂再走。拜了堂,走到天涯海角也是我张家的人了。”这是静仁老人的声音。真怪,出什么事了?

天色渐明,看得出没看认错人。吉麻拐急忙走了出来。张耀文马上就发现了,连声问:“怎么你们两个也在这里?”

吉麻拐迟疑片刻才说:“三五几句话我也说不清,昨天晚上我爷老子早已经带着二毛躲到别处去了。那个张乙死于非命,听说那个……”可晨色中,吉麻拐看到了一个人出现在石头后面,渐行渐高,能看到他大半个身子了。天还没大亮,这山上已经来了这么多的人,而且全是塘桥街上的人,现在却又来了一个,他似乎没看见过这个人,他上天无翅,钻地无洞,只能束手就擒。沙猛子看到吉麻拐神色大变,就知道来的一定是有碍于吉麻拐的,于是就站了一个箭步,准备大打出手。男子汉大丈夫,一生一世拼的就是这种时候。

可这个人却大笑着说:“沙猛子,你是打我不过的,想试一试?要么到我这儿来学一两手?”这是和好的声音,沙猛子马上收起桩式,站直了身子,看周围的人,耀文满脸含笑,静仁老人转过身去对着此人点头,看来他们同此人都非常熟悉,这是一个什么人呢?倒是吉麻拐灵性,马上就说:“你一定就是公屁。”此人又大笑着说:“公弼,对长辈说话要恭敬,你也叫小名,这不行呀。不必逃了,那个团总的兵早退了,岂止是退了,可以说是仓皇逃命呢。”

耀文马上说:“怎么?又是你的计策?”

公弼点头,却看着身后。

都想问个明白,可是都知道现在不是问的时候,也都看着后面。有了公屁,全都心安,也不管来的是谁,似乎只要有一个张公弼,就完全可以对付得了。可没想到后面上来的却是一个女人,那高高的发髻,特别引人注目,只有齐天大圣才有这么高的发髻。走近了再细看,这不是齐天大圣是谁呀!沙猛子奇怪了,怎么齐天大圣也来到了这里,一个女人也这么黑行夜走,可说是初见初闻。哪知这个女人一看到这些人就大声说:“你们呀,玩的什么把戏呀,弄得老娘好苦呀。一身力气也全没了。静仁大爷,你不弄二十斤肉给我……补补身子,我会天天坐到你家厅屋里不走。”静仁却说:“快些儿,其他的事回去再说。可惜点不着火,只能撮土为香了。”这句话让秀英也不解,连声说:“难道还要那个?”可张公弼马上说:“我带得有火种。我们走江湖的人身上总是有火种的。拿出来点着吧,附近的人都快要起床了,他们来看热闹就讨厌得很。”

果不其然,真的是拜堂。一拜天地,二拜爹娘,夫妻对拜,同入……

可张公绯把最后一句说成了“双飞远扬”。静仁说:“儿呀儿媳呀,你们今天是明媒正娶。秀英是我家的人了。你们走吧,到了那儿就要回信。”说着眼泪已经出来了。

耀文说:“爷,你是怎么知道的?”

“世上还有我猜不到的事吗?人生着眼睛做什么?人心也是想事情的呀。昨天我去请齐二嫂,晚上又请客,为的什么?快点儿走吧。这里是二十两银子,小心点,财不露白,藏稳当点。我只能拿这么多了。做点小生意,找到了她爷,就向她娘报个喜信。”说着,老人转过身子去擦眼泪,秀英也泪流如瀑,却不擦拭。

张公弼说:“快点儿走,我护送你们两个到县城,我还要我的几个朋友,让他们一直送你们两个到省城。老人家,放心,一切都好,不会有事情的。对天再拜两拜,再对媒人拜两拜,走吧。吉麻拐,好好招呼秀英的娘和你的那个,我不再多说了。”

说完张公弼伸手示意,要两人快步。

话是非常平常的话,可是很感人的。耀文拉了拉秀英的手,说:“我们走吧,从此以后,我们就是光明正大的夫妻了。”秀英回头看了看众人,擦了擦眼睛,也快步跟着耀文走着,公弼在后面跟着。才行两步就止步,秀共回头,向后面看了一眼,似乎舍不得离去了。

公屁说:“怎么了?后悔了?”

“我是想,如果我们两个都有你这样的功夫,那就好了,他就可以做个骆宏勋。我也可以做花碧莲了。”

公屁大惊。“你看了这么多的书?能看懂?你学认字才几个月呀?”

耀文看看秀英,说:“快点走吧,我想到了那边,公弼的朋友会教给我们功夫的。只不过我们也没有那么多时间去学这些,首先是要挣钱吃饭。”

几只喜鹊在枝头叫着,东天一片霞光,天很蓝,路上开始有行人了。几处狗吠,可以看到炊烟。远行人匆匆而去,送行的翘首而望。

 

  评论这张
 
阅读(136)| 评论(1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