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海云的博客

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55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退休教师,擅长文学,历史,地理等

 
 
 

日志

 
 
关于我

王海云,男.1937年4月10日,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走马街镇人,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学校,是全国著名书画作家王憨山之弟,教师(已退休),在文学,历史,地理上有很高的造诣,同时有大量文学作品发表于各杂志,现著有长篇小说<<冰湖鬼影>>等作品.

网易考拉推荐

(原)送葬  

2012-10-27 08:26:14|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送葬

刺鼻的硝烟,像一条长龙,绵延数百米,还不断地向它力所能及的处所蔓延;震耳欲聋的爆竹,接连不断地发出巨响,似乎在天和地之间就只有这一响声了。人们就用这些表达对死者的怀念。

人是高度密集的,几乎所有的亲戚都来了,除了在外省的外国的。几十张桌子展开在公路旁的孝棚里,数以百计的宾客坐着谈笑,一个戏班正唱着戏,演出的节目却如此欢乐,如此庸俗,完全没有半点悲哀,完全没有半丝忧伤。公路边堆着厚厚的爆竹残骸,汽车经过时,卷起一条灰龙,愤怒地袭向人们,当然飞行不远就又疲倦地落下。

这就是农村的丧葬文化。这是在城市里见不到的现象。只有农村这片广阔的天地,才可容纳这弥漫的硝烟,才可包容这狂暴的巨响。也只有农民才会容忍这种世上最强烈的对嗅觉和听觉的刺激,才会允许这种对耳朵和鼻孔的侵扰。

就在这样的情景中,我待了一天半。昨天是一整天,今天也待了半天时间。喉咙嘶哑了,医生说是硝烟的刺激。下午睡了一大觉,只因起得太早,疲劳来袭。

可她先我而去了。她是弟嫂,也是我的学生。年纪比我小,但也只差那么两三岁。疾病的折磨,让她生不如死,现在终于走了,这也未尝不是一种解脱。可是,虽说已年过古稀,可终究走在她的嫂嫂前面。从此长眠于山间。再过多年,儿女们对她的怀念也逐渐淡化。再过若干年,再也没有几个人还记得起她。人世的事务是如此纷至沓来,哪能让那古旧的记忆盘踞那记忆空间。人们要迎接的是未来,过去的永远过去。哪怕是秦始皇,也不会让人永久记忆。他做过些什么,有几个还知道。他的功过,还有几个愿意加以评论?也不知是否还有他的子孙,也许他幸免大难的子孙都已经改了姓,年深月久,其后代也记不起他那先祖的赫赫威名。

只有极少数人留下故事给人谈论,但也不过一句。如果我走了,会有人还记得起我吗?我那些文章,还有人花费那么多时间阅读吗?连我自己也没有那么多时间去重读它呀。

可社会仍旧在前进,什么叫前进?那就是把旧的抛弃,把新的留下。哪怕是比秦始皇更伟大的功绩,也有被人们遗忘的时候。埃及的古代先王可谓多矣,甚至还留下了木乃伊,可是现在的人却不知道这是谁,曾经做过些什么,也不想去知道。知道这些对他有什么用处呀。人们永远只需要现在。尘世的一切才是真正的一切。地狱?谁管它。天堂?太虚幻。

去的去了,要来的正在到来。送葬,也就把那段记忆达走了,即使有时出现在梦中,可醒来后,又开始析的遗忘。

(2012-10-26)

 

  评论这张
 
阅读(190)| 评论(1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