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海云的博客

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55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退休教师,擅长文学,历史,地理等

 
 
 

日志

 
 
关于我

王海云,男.1937年4月10日,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走马街镇人,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学校,是全国著名书画作家王憨山之弟,教师(已退休),在文学,历史,地理上有很高的造诣,同时有大量文学作品发表于各杂志,现著有长篇小说<<冰湖鬼影>>等作品.

网易考拉推荐

(原)目莲记2  

2012-10-26 11:36:26|  分类: 小说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 议戏

 

沈先生办起了学校,教的是新学,一时之间,前来学习的人确也不少。冬天没棉花可轧,沈先生就可靠着教书得点收入,一家三口也因此过着勉强糊口的日子。不过半年以后,寒去暑来,却又秋凉已近,事情却又有了变化。地方上说要在七月盂兰会时期唱七七四十九天大戏,那是一直要唱到中秋的了。唱大戏,当然只能到这庙里来。可这庙里才办起学堂,这两件事合到一起就成了难事。要唱戏就开不了学,要开学就唱不了戏。地方上的人找老先生商量此事,老先生抹着胡须沉吟,不好回答。唱戏是大事,教书却是个人的事。不能因为个人想找点事做就不唱戏。轧棉花不会影响唱戏,可唱戏却会影响学生读书。所以老人不好说话。来找他说话的几个老人说:“我们想书还是要教,戏也要唱,这总得想个两全的办法。”老人说:“唱什么戏?”张沙乐说:“唱目莲救母。”

老人沉默了。他端坐不动,但看得出他在思想,张沙乐也就不说话,让老人想着。这时候只听到树上的蝉鸣,林间的雀噪,几个正在西殿学习的外来学子也都停止了诵读,不想打沁这一静寂。

老人回过神来说:“我是外地人,对你们做的本不该提出我的想法,可是,我也想进一言。我先问,你们唱的是盂兰会的戏?”

“不过我还有点想不通。这真武庙是道教的庙,这盂兰会却是佛教的会,把目莲救母的戏唱到这真大帝面前来,也不怕大帝生气吗?”

几个人都笑了,张沙乐说:“我们也弄不清楚,反正以往也是这么唱的,假若越武大帝生气,他早就生气了,也不会等到我们这一回,想必菩萨说没关系吧。”

“原来如此。那么,我再问,你们准备花多少担谷子办这件事?”

张沙乐看了看其他的几个,都点头,他就说:“四十九天,我想八个唱戏的,每人每天打发两升米,这些日子总共要花十六担谷的样子。他们自办伙食,我们初一十五每人半斤肉,其他一概不管。这是很省钱的办法。”见老人仍未说话,他又补充一句:“庙产还多,不花掉也不行,就这么花吧,这是大家商议了的。”

老人微笑,看着众人,轻声说:“我想谈一谈我的看法。庙产虽多,我想不如拿些出来送子弟读书。现在县里有个高级小学堂,如果能考上的,就送他一担谷,让你们张家多出几个人才,这也是光宗耀祖壮大门楣的事。我想这么做比唱戏好得多。”此语一出,众人惊讶。谁也没有这么想过。细一想,却也有问题,于是就有一个说:“这不是好了那几户人家,我们是得不到好处的。”可另一个却说:“我想这也好,若是本宗本族出得一两个做官的,我们也跟着叨光,出去说我是某个的亲戚,面子上也光彩些。这事做得,你说呢?”

各人意见不一,于是都看着张沙乐。张沙乐看了看众人就说:“我想,戏还是唱,只不过只唱七天,唱那么久做么子呀,唱的难唱,也还不知他们有没有这多戏唱出来。看的也难看,一两个月都看戏,田里土里的事还做不做?省点钱出来送子弟读书,这是一大好事,我别处做了,我们也做。如果出得几个到外洋读书的,我们脸上多光彩!老先生所言甚是。”

张沙乐说了,一言九鼎,其他人也就都同意了。张沙乐却说:“我们说了也还不算,还得一一征求大家的意见。只要有一个人说要不得,这事就不好办,到那时他说某人占了他的便宜,说我们偏心,是哪一个买通了我们,还说我们受了他的什么什么,到那时,屁股上的黄泥巴,不是屎也是屎。只不过戏只唱七天,现在我们就定下来。就商量一下戏台的事,孩子们读书同唱戏两件事打架的事。”

老人看着张沙乐,知道这个老头子想得周到,他说的话一定能起作用。于是老人说:“能不能找个戏本儿给我看看?也许从中找得到读书唱戏两不误的万全之策。”一听这话,大家都很高兴。沈先生能想出什么两全之策来,大家也不愿绞尽脑汁代他去想,只不过有学问的人一定能想得办法出来。果然,老人笑了笑就说:“唱戏也不能从早唱到晚,唱戏的人也吃不消。看戏的也不能一天看到晚,总得做点田里土里的事吧。我看这样吧,戏嘛,主要在晚上唱,书嘛,主要在白天教。下午我睛更小儿放学,锣响鼓响就开始唱戏。两不相干。”几个为首的人也都说好。

听说只唱七天,戏班里的班主却很高兴,说:“其实我们肚子里也只有那么多戏,你真要唱四十九天,我哪有那多戏呀。再说,我们也还得回家去做田里土里的事,禾还等着我们回去扮呢。”问这戏本,班主提出了一个要求:要给他抄写一份,还说,有的字他们还认不得,恐怕唱的时候念错了字的情况也有,要老先生教授一遍。沈老先生答应了,他孙女儿慕莲愿意担任抄写之职。老人拿到戏本,就拍案叫绝,大声说写得好。他说,这一戏本既有民间风味,又有文人气息。他说这不是民间流传的戏,是经过文人改编的戏。他决定每天少上一个时辰的课,而且上课的时候,除了读时新的国文数学之外,还把目莲记也给孩子们讲一遍,让他们去看戏的时候也看得懂。这帮小家伙坐到这里,大人还没来时,让他们听戏,这么一来,唱戏的也不会对着空坪唱。人们都说这是一个好办法,就照办了。老先生还把几十个难字都向班主指明,班主大叫:“还真的念错了呢,多谢老先生。”双方议定,到下午太阳偏西时放学,戏也就从这时候开始。这时候做工的当然也早儿收工,都回家来了。即使白天事情很多,可说到要看戏,再累也会说不累了。

 

  评论这张
 
阅读(270)| 评论(1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