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海云的博客

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55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退休教师,擅长文学,历史,地理等

 
 
 

日志

 
 
关于我

王海云,男.1937年4月10日,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走马街镇人,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学校,是全国著名书画作家王憨山之弟,教师(已退休),在文学,历史,地理上有很高的造诣,同时有大量文学作品发表于各杂志,现著有长篇小说<<冰湖鬼影>>等作品.

网易考拉推荐

(原)今胜于昔  

2012-10-24 14:38:18|  分类: j时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今胜于昔

每当我发出今胜于昔的议论时,时常有人就发出咄咄逼人的质问。在他们眼中,毛时代是极完善的,极美好的,如果一提到毛时代的不足,就触犯了他们的大忌,就要发出讨伐之声。

可是我坚持这一点,就是现在比三十年前好。上次我写我们走马街的房子,就说在毛时代是不能指望有这种事情发生的。有人说这句话逻辑不通。当然,我也不懂其逻辑指的是什么,不过我想说一句,我这句话可以有几层意思。

第一,现在确实比过去好。有人不会同意,说现在贪腐现象严重,在毛时代就没有这样的现象。有位毛少将就说在他爷爷时代没有贪腐。以我之所见,毛少将的话错了。为他所打开的窗户看出去全是美好的,所以他看不到阴暗面。可我见到毛时代一样有贪腐,只不过那时的贪腐数额很少,因为到时候社会财富就那么多,所以贪污一百元就可判一年徒刑。而这种人历年来一直有,重判也还有。我想老一辈就见到过一些这样的人。至于睡女人的下乡干部,那就常有,谁也不会把这种事说得很大,正如现在的养二奶一般。更可怕的是特权。这些事说不得,太多忌讳,不说也罢。官的贪腐并非始于今日,我想这也是应当让青少年明白的。当然,贪腐确也今胜于昔,应纠,决不可容忍。至于经济方面的成就,有目共睹。不说别的,至少不要票证,到市场上去什么都能买到,这是毛时代绝对没有的事。

其次,也是重要的一点,我想,现时代可以做到的,应当是在三十年前就可以做到的。我们失去了几次机遇。

你可能会说,几十年前,帝国主义的经济封锁,让我们在经济建设上遭遇到极大的困难,可是,我想说,是我们自己关门在先,经济封锁在后。你可能读过《别了,司徒雷登》一文,如果你还记得这篇高中课文,那你就知道当南京解放以后,蒋政权作鸟兽散,诸大使也惊鸟乱飞,可美国大使司徒雷登却还呆在枝上,其意为何,不说自明。可我们不欢迎他,要关门,他当然只能走。但要搞建设关起门来是不行的,西门外一片荒芜,开不开都一样,只有北门打开了,可是陪尽小心,也只弄来二亿五,156项工程。还说叫无私援助。如果我们一解放就不关门,把三十多年后才做的事提前做了,周旋于苏美大强之间,蒋介石政权得不到各国承认,统一之势逼人,中华人民共和国理所当然地进入联合国且仍为五常之一,而且也用不着在几十年后花十多年时间搞复关入世,以当时中国的轻工业技术水平,完全可以通过出口换取外汇搞工业化,根本就不必搞三十年间的以农养工的政策,我们的经济发展起步当然也就早三十年。我们现在取得的成就应该在三十年前就可以达到。此其一。

其二,六十年代我们又错过了一次大好机会。随着中东石油大发现,东亚东南亚经济腾飞,四小龙崛起,日本起美。可我们呢?也正在把人民内部矛盾演变成人民内部战争,其状之惨烈,不可尽言。长沙湘绣大楼之火,广西造反派之沉浮,江西四川某地之血战,无不触目惊心。当然,时间最能洗尽一切,今日能记起这些事者已无几人。可当时我们所忙者此,还说“宁要社会主义的草,不要资本主义的苗”,于是在他人经济腾飞之际,我们又错过了一次大好机会。如果我们利用了这一机会,今日中国之强,也是世人难以预见的。所以我说今日之所为是毛时代可为而未为的。我们错过了机会。历史给了我们机遇,但我们未曾利用。此其二。

以上所说是外部机会,再看内部环境。那时我们准备的是打大战,一切为备战备荒。三十年后,才改变了对形势的判断,搞了一个百万大裁军,于是经济建设蓬勃发展。如果我们早三十年这么做,情形又当如何?这真是不能说也不好说,因为这只不过是说如果,而如果不是现实。我只能说,现在我们做到了的,应是在毛时代可能做到但未去做的。我想,如果现在的朝鲜能改变其先军战略,来一个十万大裁军,我想他们也不会那么穷。可是朝鲜现在说只有他们的社会主义才正宗,可这种吃不饱的正宗要它作甚!人民并不需要社会主义的草,草不养人呀。人民要的是苗,能长粮的苗!。此其三。

还有,如果我们建国后不关门,一直采取开放政策,在当时的大环境下,能不能自主建设起一个社会主义的强国呢?美国人会不会让我们搞国企呢?目前很多人以为国企才叫社会主义呀。我想,是可能的。首先,那时候搞国企是世界潮流,英国工党搞得最多,这些国企十多年前才告终结。法共意共执政也搞了国企,只不过都败给了资本主义。因为这些国家的私企是强马,是识途老马,新生的国企跑不赢,失败了,这也难怪。但在中国,当时经济上是五马同槽,如果我们偏点儿心,好料喂给国企这匹马,还怕竞争不过其他的马吗!我们应当相信社会主义无比的优越性。如果说竞争不过,那就只能说你对社会主义的优越性有怀疑。可那时候我们没这么做,是打死了其他的三马,只留下国企集体二马称雄,可是没有了竞争对手能称雄吗?没有国内的竞争,也没有国际市场上的竞争,于是这一马也就成了羸马弱马,等到需要同其他的马竞争时,这才知道我们喂的马还差点劲儿。此其四。

还有第五。几十年前,我们的国企一马独坐天下,可是,这是一匹跛马。重工业发展了,可消费品工业不注重,民生当然上不来,资金积累也困难。如果发展了消费品工业,让大量的消费品供应市场,工业化资金也就有了源泉,有源则能畅其流,水就活了。与此同时,我们的农业也没能获得相应的发展,农产品价格奇低,当然也不可能让农民成为消费品的市场,。一腿粗大,另一腿太细小,这样的经济能跑得动吗?这种苏联模式历史证明是错误的。我们当时总以为这才叫社会主义,是正宗,不知这只是斯货,是斯氏对马克思主义的修正,所以吃了苦头。六十年代初,毛有所发现,曾想改变这一政策,谈了十大关系,可是后来忙于文革,也就没变了。如果我们纠正这一路线较早,早一点理清十大关系,不搞内争,我信今日做到的事,早几十年就做到了。我们又一次错过了机会。

第六,想说一说一种论点。很多人说,没有前三十年打下的工业基础,也就没有后三十年的快速发展。在这里,我想说,前三十年的发展是很有限的。全国大陆解放的时候,有资料说,当时中国的人均收入水平同废墟中日本不相上下。也就是说,当时我国的发展起点同日本是一样的,处于同一起跑线。可是后来的发展却大相径庭,日本通过二十年的高速发展一度超过了美国,尔后仍位居世界第二直到我们超过它。而我们在大跃进后和文革末期两度经济陷入崩溃边缘。这是原来的历史教材上说的。为什么其发展道路差别如此之大呢?我们多年来用政治冲击经济发展,而日本却没有这些因素。如果我们把发展经济当成最主要的任务,坚持共同纲领八大路线,那么现在我们所得到的发展成就在三十年前早就达到了。有人说,日本人才基础高,这种说法也不对。因为我国也有很多建设高才。可是,我们把很多这类技术高才当作专政的对象对待,或置之高阁,不予使用,或打入牢狱,不得尽其所长,或者成了右派,劳动改造,即使能够得到使用,也是靠边站的,没有决策权。如果这些高科技人员有决策权,大炼钢铁的事也就不会发生,那场导致几千万人非正常死亡的惨剧也就不会发生。所以我说,现在我们的很多成就,本该在三十年前就已经完成,现在才达到这一成就,已经是极大的延误。反过来说,如果毛时代再延长三十年,到现在我们也许还处在经济困难的境地,也许又再而三地处于经济崩溃边缘呢。

批评我的人说,要求在毛时代有今日的成就,就等到要求在千多年前的唐朝造出汽车原子弹来。要唐玄宗造原子弹是荒谬,可说我们在三十年前就像我们的今日一样繁荣却是可能的。因为有榜样在,有事实在。四小龙三十年前做到了的事,日本一度超美的事,中国想做一定也能做到。可是,真遗憾,那时中国没做也不想这么做。总以为富了也就修了,不修也就只能穷。愚民不可,穷民政策又何尝可?

最后作一点说明。毛是一个伟大历史人物,这是历史上不可绕过去的人,也是无论如何都不可否定的人。我对毛的敬仰一如学生时代。那时有一语文老师是毛的同学,同班同桌还同铺呢,他对我们所描述的毛一直在我心目中占有崇高的地位。徐特立老人也给我们作过两次报告,都谈到了毛,每次都在五个小时以上,所以毛在我的少年时期一直是最伟大的偶像,此心至今如故。可是,建国后对他的评价却是党作出过决议的,我说的也不能说是我的个人意见。我只不过是把我所看到过的观点加以重述而已。我只是想说,建国后的头三十年,我们本可以取得更多的成就。

(2012-10-23)

  评论这张
 
阅读(293)| 评论(1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