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海云的博客

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55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退休教师,擅长文学,历史,地理等

 
 
 

日志

 
 
关于我

王海云,男.1937年4月10日,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走马街镇人,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学校,是全国著名书画作家王憨山之弟,教师(已退休),在文学,历史,地理上有很高的造诣,同时有大量文学作品发表于各杂志,现著有长篇小说<<冰湖鬼影>>等作品.

网易考拉推荐

(原)双飞记38  

2012-10-11 09:05:16|  分类: 小说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38 雨过天青泪双流

吉麻拐正想去把父亲接回来。一个家只他一个人,哪像个家。莫说他也还应当有一点时间去照顾秀英的娘和妹。

天色阴暗,欲晴不晴,欲雨不雨,这种天气真的叫人捉摸不定,也许马上就有雨来,也许突然间一点小小的太阳从云缝里露了出来。他扶着亭柱,伸出头去看天色,实在不知是什么天气。人们都已经吃过了中饭,可他才吃过今天的第一餐。多年来这种情况也还才头一次。

大约没事了,公屁说的没事可能是真的。于是他就转过身去要锁门,他要去把父亲和弟弟接回来。沙猛子在他身边站着,也不说话,他知道吉麻拐现在想的是什么。可沙猛子突然指着对面说:“看,那个人那么慌张,莫不是团丁又来了?”急忙飞跑着迎向对面去,还没走近,就听到有人大叫:“团丁来了!”沙猛子也回过身来对着塘桥的人大叫:“团丁来了!”于是鸡飞狗叫,女哭男跳。刚背着钯头出去挖土的马上回来,各家都忙着关门闭户。没多久,塘桥街上就没了人,连过路人看到家家关门闭户,也驻足不前,不知道又会发生什么祸事。可沙猛子却一个人站在当街口。吉麻拐叫他,他说:“你快走,你担子重,保住性命是头一桩事。我吗?要为塘桥人说几句话。”吉麻拐见状,知道自己只能自保,也就快些到对河去,先把秀英家安顿下来再说。

果然是团丁来。三个人,都背着梭标,这也算不上什么厉害的武器。一共是三个人,看到有人站在当街口,就相离数丈停了下来。他们不知此人武艺如何,即使真打,也不敢下手。弄得不好都会打得个脸青鼻肿,回去还只能说是自己不小心跌了一跤。

沙猛子也不敢大意,他摸起身边的那根齐眉棍,撑在手中。他看到这三个人有点害怕,有了三分得意,却有五分担心,剩下两分无忧无虑。能够以一敌三,了不起。可是真的打起来,谁胜谁负,他现在也说不定。沙猛子没吉麻拐那么一身硬力,可是灵活。身子高,却不胖实,一看这是很灵活的人。张家店中的人躲在屋里,从门缝里看着。彰文准备在沙猛子斗不过的时候出来帮忙。他也不能看着沙猛子吃亏。显文则护着一家老小,家中总得留着男人,没个男人一个家也就撑不起来。

来的三个团丁商量了一会儿,对着沙猛子大声说:“我们不是为别事,是来找张甲的。从昨天晚上起这个人就不见了。你们看到了这个人吗?”

沙猛子哈哈大笑,也高声喊话:“没看到,他多天没到这儿来了。这烟馆子里不容他,大家都说是他十年前在这个池塘里杀过人的,要打他,他还敢来吗?到别处找吧。”

听到局面有点缓和,烟馆的主人也就出来了:“你们认得我吗?张甲好多天没来了,我们也不再容他了,他想一口烟也只得到别处去了。各位请回吧。”

这三个团丁将信将疑,不肯走,也不敢前。躲在后山上的人,也听到了下面喊话,有的也偷偷地回来,亭子里也就多了几个人。看到塘桥加了兵,这三个团丁没有商量就自动退了几步,可是还不肯走。最后,为首的一个放下了梭标,举起手,大声说:“我空手过来,我想到烟馆里看个究竟,也好回去复命。”

沙猛子也大声问:“复命?向哪一个复命?”这个人回答说:“是十三爷。”

“他没掉进河里去喂鱼?”

“啊?你们都知道?掉进河里了,现在还一时冷一时热,也不知能保多久。可他在,我们也只得听他的。”

这时亭子里有人大声叫:“沙猛子,不能放他过来。这种人爱玩阴谋诡计,你听了他的,他身上摸出暗器来,你会吃亏的!”

这倒是真的。于是沙猛子说:“你想过来也行,只不过要打空胯,把衣都脱了!”天气凉快,人们都穿夹衣了,但打空胯也还行。可是,一个大男人能真的打个空胯去见人吗?他这一世尊严何在!当然不愿这么做。可是他们也不敢就走。

这时候彰文出来了,手放在嘴边对着这三个人说:“算了吧,回去说几句哄人的话不就行了吧,不信,叫团总老爷自己亲自来看看。”可彰文的话刚落音,那边树弄子里又跑来了一个人:“找着了找着了。”只一会儿工夫,那个人就跑到了桥上,带着哭声说:“找到了,只不过没找到全身,只找到他的衣服,还有一条腿。”这个消息可真是让人太震惊了。是怎么回事?那三个人也几乎同时问:“你发癫了,说的什么疯话?”

“老虎吃了!”那人也大声回答。

三个人都立即向那边路上跑去。他们再也不看身后的塘桥人。

彰文立即从货房里摸出一挂爆竹来,立即点起,那欢快的响声,跳动的火光,把邻近屋场里的都引了过来。得知此事,无不高兴。有的说:“为人不可作孽呀。天呀,你光着眼睛,恶人自有恶报!”

吉麻拐从对河秀英家飞跑回来,听到消息,却一点笑容也没有,竟然流出了眼泪,而且还哭出了声。他跪了下来,对着天空拜了几拜,大声说:“娘呀,你的两个仇人都死了。老天有报应。娘,你闭上眼睛吧。”于是众人也陪着流泪,沙猛子也跟着拜了几拜,彰文也就在亭子边点起了香,烧起了纸,吉麻拐就再拜了几拜,沙猛子也跟着拜了几拜。一街的人也跟着流泪。

静仁回来了,他要护着一家老小,所以只留下二儿子在家。看到情景,听到消息,站到吉麻拐身后,也对天作了几个揖,连声说:“好好好。只是来得太迟了。该收拾的快收拾完了。”于是所有的人也跟着作揖。

可大家的心又悬了起来。“老虎真有,还真的吃人。晚上出去可真的要小心才行了。”几个人都这么说。

 

  评论这张
 
阅读(117)| 评论(1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