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海云的博客

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55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退休教师,擅长文学,历史,地理等

 
 
 

日志

 
 
关于我

王海云,男.1937年4月10日,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走马街镇人,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学校,是全国著名书画作家王憨山之弟,教师(已退休),在文学,历史,地理上有很高的造诣,同时有大量文学作品发表于各杂志,现著有长篇小说<<冰湖鬼影>>等作品.

网易考拉推荐

(原)双飞记35  

2012-09-28 09:26:23|  分类: 小说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35 风声鹤唳夜逃奔

 

这一天的晚餐当然是丰盛的。摆在元亨利,算是静仁请的私宴,可道士们却还是在秋茄子家里吃,静仁并没有把他们叫到自家来,按习俗当然也不能把他们几个叫来。前面的厅屋当然也就摆满了桌子。来买货的,看到这个情景,也就耐心地等待着他们吃完,可耀文却不断地起身去卖货。静仁老人花了这么大的本钱,让彰文也心痛。他不知道老父亲这一回变得这么大方的原因是什么。几十年省吃俭用,才积攒起这份家业,这一顿就花掉了好几担谷子。女眷不能到前厅席上去,静仁端了几碗菜放到后边一间大屋里,让媳妇孙儿们也享用这顿盛宴。更让人奇怪的是,老人派吉麻拐把秀英叫来了,同家中的女眷一起用餐,居然把她看成了自家的人。秀英也大大方方地来了,这让两位嫂嫂不知该怎么叫秀英了。当秀英大大方方从前厅走过时一屋人都睁大眼睛看着,露出了莫名其妙的神色,连耀文也感到非常的意外,不知父亲演出的是一出什么戏。总之,这一顿晚餐让人们吃得有点诡异,好像老人在玩着什么把戏似的。

可更令人惊奇的事还有呢。才吃一会儿,突然间来了客,这个客是原来不受欢迎的齐天大圣。这么大脚婆,一进来对着满厅的人笑笑,就直往后边走,好像她知道女眷们在什么地方摆席似的。看看到女人们正在吃,就说:“这么好的菜,还八大八小十六个碗,天呀,我看都没看见过,吃也还是头一回,我不吃恐怕这一世再也没有机会吃了。”说着,也不征求主人同意,把一个小孩拨动一下就自己端碗盛饭吃起来,这可真正叫不速之客了。在这种时候也不能再请示老人,可老人在前厅,当然是看到齐天大圣进来的。

幸而知道齐天大圣到他们家吃饭的并不多,不然也会引来一批观众,看齐天大圣是怎么吃饭的。当然,她们是在后边,其他的人也不敢贸然闯进后边去的。齐天大圣出来的时候,前厅已经吃无了,可人们还坐着没走。齐天大圣就坐了一会儿,也对老人点点头,好几个人想问问齐天大圣,怎么也来了,谁请来的,可是这话能问吗?这是主人的事呀。十多个人看着齐天大圣,想说的话都憋在肚子里说不出来。齐天大圣明知人们对她的到来感到非常奇怪,可是她却一句话也不说,就这么地走了,儿童玩具满屋的谜,让人去猜。难道六十岁的老头还想找个伴?媳妇们想起来就有点好笑。来宾们也不知该怎么对待这种事。这么一把年纪了,再讨个女人,还行吗?可是谁也笑不出来。秀英出来时,看见了耀文也没说什么,只是点点头就走了,满屋的客,她也不看一眼。天快黑了,她没带火把,不早回去是不安全的。两个人相互间使眼神示意,其他的人是看不来的。

刚吃过饭,道士们也作最后的超度。这时顺六来了,看到这样的场面,很是高兴,也代表他的父亲对塘桥的乡亲表示感谢。正这锣鼓喧天,音乐悦耳,突然有人进来同其他的人交头接耳,于是一个消息又在塘桥悄悄流传。那个十三爷,病好了,还想到塘桥来查那烟鬼的死因,他还不死心。这就像晴朗的天空突然布满了乌云,让人忧郁让人愁。可是,公屁也许能对付这恶老虫吧,大家也抱着走一步看一步的想法,没怎么理会。是福是祸,也要到明天后天才知道。也许会刮大风,下大雨,也许天晴地朗,什么事也不会发生。

在秋茄子的家里,锣鼓不停地响着,唢呐不停地吹着,这热闹已经一整天了,似乎还会继续下去。这山村的安宁似乎也是永久的,不会遭受任何的侵犯。可是,那秀英的所谓的舅舅,那么瘦弱,似乎是风都可以吹得断的朽木,是见水就化的泥塑,却又顽强地活着,仍旧能在染房里踩染石,只不过经常没烟抽,发起病来就像死了一般,可他现在也只十天半月才去一趟烟馆子,有时到那儿也不过是重温旧梦,梦而不尝,惠而不费,这天他也到了烟馆一趟,虽说没几个钱,可闻一闻那个气味,似乎也就满足了。但这一回他在那儿没待多久就出来了,慢慢地走了出来,很从容,很淡定,带着一种失望和无奈。可走到亭子里,他就活了,好像抽足了大烟似的,直奔对河秀英家去了。在那儿也没多久,就回到了塘桥街上,就往吉麻拐家里钻。当然吉麻拐这时候正在秋茄子孝堂里帮忙,吉麻拐的弟弟马上就来叫吉麻拐。满堂的人看到这小孩,一脸惊惶,道士们忘了吹打,打杂的停了闲谈,十多双眼睛齐集这小孩身上,似乎这个小孩是瘟神使者,会带来不祥与灾祸。

吉麻拐看到弟弟的神色也就知道了将要发生的是什么事。一听说明天一早那十三爷就要到塘桥来抓人,已经来了两个探子待在烟馆里等着做引线。是两个新人,不是原来沉塘时的那两个。吉麻拐就知道他现在担负的重任是何等地艰巨危险,所要做的事是何等地曲折复杂,可是他也不能放弃,他只能向前。可他能想出好的办法来吗?他的父亲静静地看着儿子,想出个主意,可是左思右想,实在想不出一个主意来。主意这个东西似乎离他非常遥远,高悬半空,看不到更摸不着,他只能摇摇头,不想了,自言自语说了一句:“公屁公屁呀,报了仇却惹了祸,冤冤相报何时了呀。”吉麻拐说:“怎么说这没志气的话,想不出办法来就硬撞,那苍蝇乱飞也飞得出去呀。我看,先躲一躲,你今天晚上就带着二毛躲到大姑家里去。那深山里当兵的是不敢进去的。”于是连夜收拾,打着火把。悄悄地锁上了门,走了,鸡呀猪呀也都没法管了。吉麻拐则仍旧回到孝堂里去,别人问东问西,他只是不说,装出一个若无其事的样子来。大凡有事装得进肚子的人,都是能做大事的人。沙猛子看着吉麻拐,知道这件事不好问,只是时刻留意吉麻拐的动静,必要时他会出一臂之力。做男子汉就得有点担当,敢作敢为真丈夫,缩手缩脚假男子。夜很平静,看不出会发生什么事。到半夜,法事已毕,灵屋也烧了,包也化了,只有那个十岁小儿还由人陪着睡在灵前,细心的女人们早给他披上了夹衣,怕他冻了。这一晚没有月亮,也没有风,野外黑得很,可是传闻中的老虎却也多日不见踪影,这些日子老虎咬猪的话也没人说过,也许这只老虎早就回到了那很高很高的龙山去了。那里才是老虎应该栖息的地方。

塘桥街上睡了。除了秋茄子灵前一点微弱的清油灯,再也没有其他人家有灯光。狗也不叫,何况到了这个时候狗也进入梦乡,你踢它一脚也不一定能醒来。可吉麻拐却没睡着,他格外地清醒。俗话说,月黑风高夜,杀人放火天。只不过这天晚上没风,可是月真黑。那个十三爷,因为他的一个部下死于非命,想到这儿来报仇,什么时候来,不知道。他是团总,是可以杀得人的。据说他还可以先斩后奏。团总是管军的,管军的当然可以先斩后奏,哪有杀敌时还要向上级禀报的呀。

可吉麻拐听见有人敲门,他想那帮坏人此时可能还没来,一定是沙猛子。但也不放心,如果是那个团总的人呢?他来到大门边,手里拿着一根大木棍,如果有人想动手,先收拾他一个再说。吉麻拐本没有杀人的胆,可事到如今,也顾不了这多,他已经对父亲说了,如果他做出事来,就由父亲带着二毛流浪天涯。

“什么人?”他强压着激动,先问上一句。如果没人答应,他马上就走后门。如果后门外也有人挡,他再收拾一个不为迟。

“是我,沙猛子。快。”声音是熟悉的。

门刚开了一条缝,沙猛子就挤了进来。他手里也拿了家伙,是一条硬木扁担。闩了门,两个人就坐到茶堂里,沙猛子说:“你先打个瞌睡,我醒着,到时候我叫醒你,我再睡。”吉麻拐想,是个主意,就马上到床上睡了,刚落枕就发出了鼾声。

沙猛子不时走动着,借此驱除睡意。几次他都想叫醒吉麻拐,他实在想睡了。年轻人睡意本就重。可是看到吉麻拐睡得这么死,不忍把他叫醒,就想自己再坚持一会儿。他也不敢坐下来,只能不断地走着,一坐着他就会睡着。走倦子就靠着墙休息一会儿。最后他实在太想睡了,就倚着大门,真想睡一会儿。只一小会儿,可是竟然真的睡着了。他居然没有倒下来,事后他自己也觉得奇怪。突然,他觉得有人敲门,他的背部也感受到了动静,这一下就让他马上醒了过来,所有睡意全都飞到九霄云外。他听到了外边有人轻声说话,听明了是说:正是这一家。他急忙踮着脚尖走进内室,把吉麻拐摇醒,捂住吉麻拐的嘴,吉麻拐马上知道形势有异,穿好了鞋就说:“走后门。跟着我走,小心点,我埋伏了东西,要命的。”到了后门,吉麻拐还摆布了一番,两个人就翻墙而出,借着微弱的天光,向不高的后山走去,都轻脚轻步的,生怕弄出响声来。谁也不敢说话,也不知道到底来了什么人,也许是自己人,但沙猛子说绝对不是,是自己人还会说正是这一家吗,他听得很真。就这时,狗吠声大作,真有点惊天动地之势。要来的事终于来了。

 

  评论这张
 
阅读(225)| 评论(1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