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海云的博客

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55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退休教师,擅长文学,历史,地理等

 
 
 

日志

 
 
关于我

王海云,男.1937年4月10日,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走马街镇人,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学校,是全国著名书画作家王憨山之弟,教师(已退休),在文学,历史,地理上有很高的造诣,同时有大量文学作品发表于各杂志,现著有长篇小说<<冰湖鬼影>>等作品.

网易考拉推荐

(原)打的变化——从打会到打的  

2012-09-22 10:36:26|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打的变化——从打会到打的

汉语中的“打”同英语中的“do”一样,词义变化多端。有些用法年轻人可能搞不清了,就说打会,有几个人知道其中的意思?说打下一家店子,他马上知道是什么意思,也许他也曾这么做过,打下过一家店子,现在还在经营着呢。可打会呢?我四岁的小孙孙也问打会是什么意思呢。

可要说打会是怎么回事,真的是说来话长。这要从我家的住房说起。我小时候住在伯伯家,因为自己家的房屋摇摇欲坠,不堪住人了。房间较多,有八间,可是那是草屋,草上长着红得怕人的菇子,年纪大的孩子说那是能毒死人的,不只是吃不得,摸都不能摸。茅草里藏着麻雀,常有年纪大些胆子也大些的男孩从那儿摸出雀儿来。

直到八岁,我从没进过这房子。这房子是我父亲从一何姓人家买来的。日本人正在打中国,想把这房子改建也不行,再说,即使和平了,哪有钱建新房?

日本鬼子投降了,父亲也就决心改建这经不得风吹耐不住雨打的旧房子了。可是,钱从哪来?父亲就打了一个会,把钱的问题解决了。可是,安居固然从此始,苦难偏也从此始。住新房子舒心,可还债却忧心。笑容未落,愁容即起。

打会是怎么回事?一群人组成一个民间的信用合作社,有狡钱的存到这儿,要钱用的就借这笔钱,加入这样的组织就叫打会。

有了一个会,就借到了钱,可是,还钱却是一个旷日持久的过程。才住着新屋,大年三十,家里的客就多了,而且一来就不走,要坐到半夜。什么话也不说,铁青的脸,大有把板凳坐穿的气势。我悄悄地问我妈,这是什么客,怎么这么坐着不走?妈悄悄地告诉我,这是讨债的。我父亲呢?大年三十夜,躲债去了,在别的人家团圆的年夜,在欢庆的过年锣鼓声中,在外出打工人归来的时刻,在人们围炉说故事的夜晚,他做的是别人不做的事,年夜饭也没在家吃,在那漆黑的夜晚,在那寒风呼啸的时候,在猫头鹰的哀啼声中,在那豺狗长的里外,他奔走着,躲藏着,不为别的,只为还不起债。这笔债当然不是会上的债。因为会上能借到的钱也是很有限的呀。他在什么地方躲债,我也不知道。我想那个样子一定很狼狈。有家不能归,有火不能烤,你说这是什么滋味?思之想之,我想他当时的心境一定是非常矛盾的。

打会是饥饿的开端。米饭不再是每日之所必有,最可怕的是是四十五日不知米饭为何物,冬吃萝卜夏吃瓜,豆腐猪肉莫想它。回想起以菜代粮,至今犹自心寒;大妹因营养不良九岁就离世,每一忆起我即泪流。

打会是劳累与冒险的开端。母亲喂上猪婆,再无多少闲时暇日,卖了猪崽,却无现钱,还得讨账。我带着才几岁的大弟弟,出入孤村山舍,跋涉小路荒径。历来怕狗,可现在只能在可怕的狂吠声中进入他人家门。从来怕虎,可现在行走山径,迎面荆棘,远无房舍,近是刺蓬,鸟鸣幽深,雾起林涧,东张西望,左顾右盼,察其气味,辨其声响,生怕突然从草丛中冒出虎来。什么叫提心吊胆?这就是。

打会是贫穷的开端。十二年中,我没穿过新衣,身子长大了,穿的是父亲旧衣改造的衣,鞋呢?不到严冬,仍旧打着赤脚。在长沙读书期间,唯一的破鞋也被人丢弃,半个没穿过鞋,袜子?冬日大雪,也没穿过袜子。寒假,学校阅览室只为我一人而开,窗外皑皑白雪,室内寒气袭人,双手不时揉搓,双脚动个不停,借此驱寒。那种受人白眼的窘境,赤足挨冻的困境,至今梦中常现,甚或一夕数梦,醒来心犹悸,脚犹寒,那无助之态,那困窘之状,如绳系身,如枷在颈,久而方知为梦,是虚幻而非实事,心渐安而意始怡。到1956年,父子二人都加了工资,衣没制,鞋没买,把所有的账全清了。原来所打的会,已不复存,解放后这种组织已经绝迹。可会不存而账必还。只不过刚道无债一身轻,只道从此入佳境,却不知穷困本是命,命者,甩不掉之谓也。政治风云变幻,厄运重又来袭。命中注定乎?不自知也。这些事就不说了吧。

打了一个会,有了新屋,却是十二年的债台高筑。此一打真的怕人。

现在说打,却时常是打的了。即使自家有小车,可是到了其他地方也有很多时候也得打的。打的这个词,确实同打会一样是一种古未有之的组合。说文无此释,孔子听不懂,起鲁迅于地下,亦不知此为何义。可年老者收入有限,难得打的,年轻人时间有限,动辄打的。我吗?有时候也得打的,打的办事确实就快。

在我退休之前,每到暑假,我没有多少休息,几乎每年都为他人读大学而奔走。可身体呢?脉搏每分钟45,收缩压60,医生为之惊心,而我浑然不觉。暑热蒸人,交通不便,以汗流浃背之身,奔走于道路之中,以羸弱濒危之体,忙碌于他人之事,人觅风凉之处,我行烈日之中。那一年为外甥升学,到省城去,原来联系好的人已经回了县,我要办的事几乎没了可能。可是我仍不死心,怀着一线希望,直奔省教育厅,已经四点多了,路还有几十里,我只能打的了,搭公共汽车已绝对不行。打的果然快,离五点下班不到一分钟之前见到了省招生办主任,问题迎刃而解。乡村穷县,工资低微,几十元钱绝非小数,可心想而事成,已属大幸。无此的则无此幸,有此的外甥命运亦变,幸哉幸哉,赖此的也。这是我第一次打的。第二次打的,是为人去一家医院进修,几十里路,四个人,打了的,不久就到了,事情办得顺,此女命运亦随之而变,呜呼,的之为用大矣哉!

少年时遭遇打会,我家厄运从此而始,十二年间,饥饿相随,褴褛与共,今天此身犹存,实赖老天恩赐,可梦魂中此景常再,怦然心惊。打的则反之,多人幸运赖此而始,从此官运财运,不离不弃,如影之随形,响之随声。想起那种昨天,我也分外地珍惜今天。

(2012-9-15)

 

 

 

  评论这张
 
阅读(113)| 评论(1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