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海云的博客

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55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退休教师,擅长文学,历史,地理等

 
 
 

日志

 
 
关于我

王海云,男.1937年4月10日,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走马街镇人,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学校,是全国著名书画作家王憨山之弟,教师(已退休),在文学,历史,地理上有很高的造诣,同时有大量文学作品发表于各杂志,现著有长篇小说<<冰湖鬼影>>等作品.

网易考拉推荐

双飞记23(原创)  

2012-09-21 09:04:03|  分类: 小说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33 乍晴乍雨难捉摸

 

可五爷没想到他曾经说出的话正在发酵,正在膨胀。

当然,五爷曾说王家出了败坏门风的事,他也想整顿一番,可是,顺六马上向他指出了利害,加之秋茄子一死,自顾不暇,早把门风一说置之脑后,再也顾不上了。可第二天,这句话就传遍了好几里路方圆之内。那九万九千分也就几乎人人皆知,志元哪有不知道的道理。他来到弟嫂家,站在大门边却不进来,说:“这件事怎么才好?传到族长那儿去了就是杀身之祸呀。”贞四娘只是流泪。秀英从里屋走出来,说:“一人做事一人当。大伯,这不关你的事。真的有个三长两短,哼,做侄女的也不是关在笼子的鸡等着人来杀。”

世上的事,风风雨雨,变化多端,诡异莫测。一时间风发火起,过些时风息云隐。两天后再无传闻。上不来风,下不生事。听人说,虽非误传,可也真的没事了,只怕是五爷忙着他自己的事不得空闲。什么事?秋茄子死了,三十春秋只虚度,死无棺材赴阴曹,房屋四漏霉气重,被破帐碎衣裳脏,把他家的丑丢尽了。有权有势的拉了屎还顾不上擦屁股,哪有空闲侨汇工来管别家的事!于是秀英母女都松了一口气。可也没想到阴晴晴阴,转换只是刹那间的事,没想到这天快中午了,突然有个看来像鸦片烟鬼的人,来到了她家门口,大声呼叫:这女子家小心,若不向五爷家去请罪,恐怕小命儿难保。

秀英走出门来,看着这烟鬼,不屑地说:“你是何方神圣,也想到这里来惹事生非?你以你姑奶奶是好惹的?”

这烟鬼瞪着眼睛看着这个小女子,本以为她温柔如水,没想到她坚硬赛钢,就有了三分胆怯。可秀英马上说:“看什么?你这色鬼,难道不怕法办吗?你有胆来呀,也不怕我的大扫把赶你进茅厕里去躲,沟坑里去藏?”

正说着呢,只听到对面塘桥街上隐约锣响。那烟鬼听到锣响,就好比野狗碰上了主人大水决开了堤岸,收起三分畏惧,使出十分神气,大声说:“听到了吗?张家的族长下令了,过几天是这张家祖上三百岁生日,祠堂里要开祭,凡是行为不轨的,要到祖宗灵位前去请罪,去脱了裤子打屁股。哼,只怕还要拿你去陪罪呢!”说完,扭转屁股就走,那肩膀一上一下,那双手左摇右摆,似乎野狗咬到了一根骨头。

秀英母亲马上出来,看着此人离去,脸色发白,问:“真的吗?你怎么才能躲过这一劫?”

可秀英却胸有成竹似的,向母亲解说了她的计划,她母亲也只能将信将疑,但还是放心不下。她纺着纱,也时时断了线,几次想不再纺了,好不容易才把心思集中到纺纱这件事上来。秀英呢,却像平常一样出去做她的事,也带着妹妹去了。就在这时,她听到门外有人,说了声:“平时不关门,今天关了门,想必是让人吓怕了。开门呀,好人来了不必怕呀。”说得慢慢的,却又字字清晰,句句明白。秀英她妈到窗前看了一下,却不认得此人。于是他对着窗户外面的人说:“你是谁呀?我又不认得你,你有什么事呀?我们家只有女眷,不能随便让一个男人进来呀。”这个人却说:“你应当也听到过公屁这个名字吧。我还从来没在塘桥街上露过面,却让你家见到我。你不开门也行,我就在这里跟你说两句吧。我告诉你吧,你可不能跟别人说。贞四还在,是我把他从死人堆里背出来的,是我把他送到一户人家养伤的,只不过他断了一条腿。如果他挣到了足够的钱,他是会回来看你的。”

贞四娘马上泪流满面,哭得说不出话来,她相信这真的是公屁了,就把门打开了,让此人进来。可此人站在厅堂中说:“你在里面,我在外面,万一有人看到了,也不会引起怀疑。我这一次回来,是想报仇雪恨的。现在那张家的族长晓得我的想法,就想来个先下手为强。老人家,放心吧,那个什么十皇帝是死定了的,我也不会让他活到明年。可他想先下手为强,我想叫他五天之内就一命归西。你不要怕,秀英做的事是对的,她会赢的。我要走了,你不要把我的事告诉别人。”说完,这个人就快步离开了王家。走得那么快,一下子就再也看不到踪影。

天色未晚,秀英和她妹妹两个就回来了,回得比往常要早得多。母亲也奇怪,问怎么回得这么早。秀英说:“我还要到张家去一趟。”母亲说:“也不必去,今天来了一个人,他说是他把你爸从死人堆里背出来的,是他把你爸送到一家庄户人家养伪的,他说你爸一条腿断了,挣到了足够的钱是会回来的。”秀英听得莫名其妙,问:“这是好事,我们早就知道了,只怕他也是听到别人这么说,到这里来骗我们的。”母亲说:“他说他就是公屁,他也不进茶堂,规规矩矩的,是个好人,我就信了他。他说五天之内要把十皇帝弄死,他说他这次回来就是要报仇雪恨的。”秀英说:“这我也知道。他也许是从哪里听到了消息,到这里来骗我们。”母亲说:“你怎么这也不信那也不信。你看到了那个人就会信的。”秀英说:“娘呀,世上骗人的事多呢。这就不说了吧,我今天晚上要到张家去一趟,今后的事,要跟他商量好。娘,你就放心吧。”母亲也不知道女儿想的什么,要做的是什么,可都只能依着女儿。

匆匆吃过晚饭,秀英就忙着洗脸梳头,换了衣服,提着个火把,过了河到元亨利来。

太阳虽已落到了山的后边,可西天还放着霞光。秀英就到了元亨利店中,进门先对还在厅中的老人作了个揖,向耀文的两位嫂子问了好,俨然就是他张家的人一般。然后对耀文说:“怕了吗?男子汉大丈夫,要什么事才会怕?货房里说几句话。各位请等一等,等小女子说完了话再买货,一杯茶久,耽误不了多少时间。”

这个时候人多。虽说白天锣响,张家族长唱出话来,可是公屁也唱出话来,不会让他的仇人再过上几天好日子。虎才吼,狮就叫。那边来如疾风,这边快如闪电。所以大家等着看戏。买货不犯法,所以称肉打酒检豆腐的也还一般多,只不过茶事已息,辫子发髻都没有。大脚女子小脚婆都没一个。看到这个经常抛头露面的女子来到,人们就知道一定有极紧要的事,买货的人早就让开了,天大的事也要等她走了再说。

一个妙龄女子同未婚男子关起铺板在里面说话,偏又是在这风雨满楼的时刻,这可是盘古开天地以来的大新闻,不说别的,就连耀文的两位嫂子也觉得这样的事太不可思议了,她们两个都觉得这种事对他人是说不出口的。于是两个女人都看着公公。可静仁老人却安闲地坐着,好像什么事也没有发生。他慢慢地啜饮着一杯热茶,好像天底下最重要的就是他手中这杯茶,一杯茶在手,万事付清风。要说他不管事,秀英进来时向这老人打了招呼,还略微弓了一下腰,老人还对她笑了一下。这样的事,即使在不那么讲究礼教的乡下,也算得上是违情背理的。可老人却根本不置一词。即使是说定了婚姻的没过门的媳妇,也不能这么张狂呀,可老人仍旧慢慢地啜饮他的茶,很安祥的样子。这么安宁,其他的做客的买货的,就什么屁也不能放也不敢放。

这秀英说话也算数,没多久就离开了,好事者注意她到哪儿去,发现她去的是吉麻拐家。这就让人多了几分奇怪,可是对元亨利家的人却不便说及此事。

可老人却要进去休息了,他没像平常一样直接到后边去,却到大门边看望了一下,这说明他对秀英的事还是很在意的,只不过他稍微看一眼,就知道已经发生了什么事,将要发生什么事。然后他就慢慢地向后边走去。他睡得早,可起得早,天还没大亮就起床。他六十岁了,可是他做的事比儿子们一点也不少。儿子和儿媳对他的敬之如神明,畏之如官府,他没走,儿子儿媳们都不敢随便说话。

就在秀英正要回家去的时候,突然从烟馆子里传出一阵喧闹,一个人仓皇地从烟馆子里跑了出来。秀英避之不及,同这个人撞个对面。她急忙让开,可是她不经意间一脚把这个正好跑出来的绊倒了。她想不到这个男人是这样的不经事,这么脆弱,是扶他起来还是快点跑掉,她一时也打不定主意,但好事做不得,她赶紧走。

这时吉麻拐出来了,大声叫:“秀英快走。我来。这是当年沉塘时站在楼梯上的两个人中间的一个!”吉麻拐一叫,满街的人都跑了出来。这个烟鬼因为没吸到烟,已经没了力气,爬起来想逃,可他已经插翅难逃了。秀英一听此言,反而不走了,摇亮火把一照,好奇地回头看着,呀,这正是中午时在她家门口耍威风的那条恶狗!她恨不得上去刮上几个耳光。

元亨利中的人也想出来看,老人却走了回来,轻声说:“让他们去办这件事吧,我们还是避开点为好,不要让人抓住了把柄。”说完,也不管家人们听与不听,又走了进去。耀文已经走到了大门口,听见了父亲的话,也急忙进来,舌子一伸一缩。

可老人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吗?似乎是知道的。可是他是怎么知道的?彰文也想不通。显文却是从来不去想。

 

  评论这张
 
阅读(92)|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