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海云的博客

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55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退休教师,擅长文学,历史,地理等

 
 
 

日志

 
 
关于我

王海云,男.1937年4月10日,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走马街镇人,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学校,是全国著名书画作家王憨山之弟,教师(已退休),在文学,历史,地理上有很高的造诣,同时有大量文学作品发表于各杂志,现著有长篇小说<<冰湖鬼影>>等作品.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目莲记19  

2012-12-27 09:32:08|  分类: 小说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提要:对方是四条大汉,慕莲同伯桑一男一女,如何应对?众寡不敌,如何脐身?自顾不暇,能救出母亲吗?

19 对峙

 

那个带枪的叫戴羽,怒眼圆睁,对杜碧蓉说:“这是什么人?”杜碧蓉说:“你也不想一想,这个地方什么人才能进来。当然是你的人呀。”戴羽说:“这小孩好像你,难道是你的小孩?”杜碧蓿说:“天底下相貌相似的人多。这没有什么可奇怪的。”戴羽不再作声,老是想着那小孩的模样,越想越觉得这女孩很可能同杜碧蓉有什么关系。他走了出来,就叫他手下的人:“准备,饭也不吃了,马上出发转移。”手下人说:“只有一骑马,船要明天才能开。现在怎么个走法?”戴羽说:“她愿意走就走,不愿意走就拖。”进来,戴羽对杜碧蓉说:“你到底愿意不愿意?你不想帮我的忙,我就只能硬来了。你想过没有?”杜碧蓉说:“你想要胡营长倒向你们这一边,靠我一句谎话,做得到吗?他们会听我的吗?即使老沈在世,我想他说了也不会有人听。你也该知道胡营长的性格,他已经决定倒向广州,我想没人能把他拉回来。我能给他们些什么呢?”戴羽说:“可是你想过后果没有?”杜碧蓉说:“无非是一死,还会有其他的后果吗?即使我能帮你们的人把胡营长拉过来,你就会对我客气吗?说实话,如果胡营长这么不争气,听了你们的话,倒向你们这一边,你也会把他干掉的。你以为我不知道你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吗?”戴羽拿出枪来,说:“我现在就把你干掉。”这时就听到脚步响,这家的主人朱老太爷来了,看着戴羽还来不及收进去的枪,就说:“你想把我卷进一件命案吗?出了这扇门,你想做什么,我是管不着的,可是,你想在这里面做些我不想看到的事,你也出不了这个门。”这老人语声不大,可是他是主人,戴羽就有些畏惧,把枪放进了枪套。杜碧蓉却神色不变,冷冷地看着戴羽的一举一动。可是她也没有冷笑,只是一点表情也没有。看到这个人这么镇定,朱家老太爷扫视了一眼,就觉得这个女人也很不一般。

戴羽正想把人带出去,可他手下的人却说:“恐怕不好出去,门外有人一直守着。到底有多少个,我们也没看清楚。”戴羽说:“宜速不宜迟。我想他们目前还不会有很多人,如果我们动作过于缓慢,那就真的走不出了。”他站到大门边,又问:“有后门吗?”手下人说:“没有后门。而且都是高墙。”戴羽把手一挥说:“就走吧,把她拖出来。”杜碧蓉当然不会让男人拖着她走,就来到了大门边,对着门外大声说:“姓戴的,你知道刚才在门边说话的那个女孩是谁吗?实话告诉你吧,那就是我的女儿,难怪你总觉得她很像我。现在明白了吗?”

慕莲当然守在门外。他让伯桑站在他的身旁,仲榆已经飞跑着向十里外搬救兵了。那刘老师也不见了人影,那个少爷却还站在大门边,看着戴羽,说:“你想走,就快点儿,我不阻你,也阻不了你。请吧。”

可伯桑正好听到了这些话,他手里只有一根木棒,对付手枪,这根木棒当然什么用处也没有。所以他也只不过把这根木棒当作手杖,知道这个玩意儿是在实战中用不上的。他心里当然有几分紧张,可是为了慕莲的母亲,哪怕是丢了性命他也在所不惜了。所以他表现得很从容镇定,似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气概。他这悠闲就让戴羽有些怕,他不知道这外面到底有多少人。如果动起真的来,他能不能脱身也还是一个问题。他也不过是为别人做事,为别人做事面临生死大关,他就多了些考虑。于是他就有了几分犹豫。如果就地把杜碧蓉杀掉,却又不是主子的命令。而且这么做了,他恐怕连性命也保不住了。他看着张伯桑这个年轻人,一个人守着大门,如果没人帮他的忙,是不会这么悠闲,几个手下看着他,他却拿不定主意。而且已经到了吃中饭的时候,手下人也想吃饭了,就有一个不待指示,到厨房拿过饭就蹲着吃了起来,他一吃,其他两个也就不听将令,也去拿了饭就吃,当兵的哪管这些。即使死也做个饱死鬼。下一分钟会出什么事,他们是不知道的。

慕莲走到离大门不远处,对母亲说:“妈,不要怕,我们等了好久了。如果戴先生文明,我们也文明。”戴羽马上走出大门问:“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慕莲说:“我小时候看见过你呀。你看起来好像是我爸的朋友,其实你的心却坏透了。”戴羽马上说:“冤枉。沈先生的死同我一点关系也没有。我根本不知道这回事,直到早几天我才听到他的恶耗。你你你不要不要……”竟然语不成句了。慕莲却说:“不要这么紧张,我们也看你怎么样。你放了我妈,就保你没事。你想动粗,只怕你也会尸骨无存。”

戴羽发怒了:“你这小丫头,你们就两个人,也想同我们作对,真是胆大包天。放下饭碗,拖她走。”戴羽走在前面,看着伯桑说:“让开,不让开就叫你死!”可这时戴羽手下的一个却急忙跑了进去,戴羽抬头向前看去,前面来了一条大汉,身子那么高,胳膊那么粗,老远就可以看得出这是一个力气非比一般的猛士。最可怕的是,他虽说没有手枪,可是他手中有杆猎枪,而且不是乡下人用的鸟铳。这枪正对着他戴羽呢。看那瞄准的姿态,这是一个玩枪的里手,也许是能手。如果戴羽把手枪掏了出来,这大汉不开枪才怪呢。

戴羽迅速决断,对方那个小妹子不会成为战斗力,那么明摆着是二比四,戴羽他们四个。可是对方的枪口正对着他,优势在对方一边,如果能用缓兵之计,让对方把枪放下来。他突然开枪,胜算很大。正想着呢,慕莲好像看出了戴羽的心思,说:“姓戴的,你想骗我们把枪放下来,你就突然放枪,告诉你,这是做梦。”她正说着,伯桑大叫:“快一点,他们想逃!”戴羽再看,大树背后又出现了一群人,也不知是什么时候到达的,正陆续走了出来。来的是谢铳,他带了好几十个人,妇女竟占了一半。戴羽马上就明白了这个女孩说有人正要来向他讨要被他拐走的女人,好像他来这里全是为了猎色的。这句话竟然是真的。众怒难犯。戴羽一时有点慌乱,不知如何应对。谢铳竟能带这么多人来,伯桑怎么想也不明白。难道是为帮慕莲的忙而来的吗?伯桑觉得这件事有点不正常了。朱家主仆,看着这一大帮人,却不知出了什么事,全是怔怔地望着,不知该如何应对。

 

  评论这张
 
阅读(109)| 评论(1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