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海云的博客

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55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退休教师,擅长文学,历史,地理等

 
 
 

日志

 
 
关于我

王海云,男.1937年4月10日,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走马街镇人,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学校,是全国著名书画作家王憨山之弟,教师(已退休),在文学,历史,地理上有很高的造诣,同时有大量文学作品发表于各杂志,现著有长篇小说<<冰湖鬼影>>等作品.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历史教学漫谈之八  

2012-12-16 20:45:00|  分类: 教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八、历史的唯物与唯心

古代的历史书当然免不了有很多唯心的因素,现在当然唯物了。可事实真的如此吗?我想还不能说完全如此。我们的历史教材里恐怕也还有一些唯心的东西。什么东西我们叫它唯心呢?把想象当作实史。

说得具体点,是把神话传说当成了实史。这一现象主要表现在上古史中。例如夏朝,到现在还只能说是一个传说,并无地下实物作为佐证。所有出土的有关商明的实物,都没提到在商之前有一个夏朝。这可真的是一件很奇怪的事,商的政权是从夏手中夺取过来的,可几百年的商朝文物却言不及夏,这真是匪夷所思。二里头文物发掘所得不能说少,可是还没发现文字器物。我们到目前只能猜想二里头是传说中的夏朝,可这只能是一种猜想,而让猜想决不同于实史,说商之前有夏,这多少有点儿唯心了。

我们说舜皇帝在盖谷仓的时候,那个作恶多端的弟弟把梯子拿走了,舜是挟着两个斗笠跳下来的。由此证明这时已经开始出现了私有财产。可这一则史实能说是实史吗?我们用这些历史传说证明了马克思的五个社会发展阶段是正确的,可是所用的材料却很可能只不过是一种口头文学创作。把这种文学创作当作真实的历史看待,能说是历史唯物主义吗?讲世界史,讲希腊埃及,都有至今尚存的文物为证,可我们能用什么证明夏的存在?连夏也不能证明,黄帝尧舜更不能证明其存在了。古代的五帝是实有其人,还是文学创作,我们都很难说是。而且古代考古发现现在还不能说已经由点连成了线,连成了面,还说是很孤立的文物发现,还不能用这些物质遗存编制出一部完整的中国上古史出来。半坡也好,良渚也好,都没文字器物出现,这部古代史真的不好写呀。

司马光写历史,上古史一点儿也不写,就从三家分晋写起,这是很有眼光的。可在写历史时,司马光同大多数史学家一样,总免不了有一种唯心史观,或者有此倾向。用后代人的猜想来解释说明前代历史的现象也屡见不鲜。同一个王安石,是坏人是好人,千年过去了也不能说作出了正确的结论。可是,我只能这么想,王安石是好是坏,我们都不要说,我们只能把历史给我们的事实录下来就行了,如果解释历史,也不能只存一家之言。我在教地理时,每一个问题我都能得出唯一的结论,讲起来得心应手。可讲历史有时就很难,不知道如何回答此一问题。陈独秀是个好人还是坏人?一些学过历史的青年人都说陈独秀过错极大,把革命的路引偏了,可我却觉得此事也有可疑之处。历史上说,中国共产党只不过是共产国际的一个支部,而且共产国际一直有个代表在中国,陈独秀敢反对共产国际的指令而自行其是吗?我就怀疑是共产国际把责任推到陈的身上,让陈背上一世的罪名。八七会议也没批判陈是如何反对共产国际要开展工农运动的指令的罪名。如果是共产国际要这么做,陈却抗拒不做,那么陈是真正的罪人了,可历史也还算公道,没给陈这个罪名,这就让有点脑筋的人想得清楚陈所执行的其实不是他自己的主张。所以我觉得陈独秀是一个了不起的人物,对中国革命的贡献应当说功不可没。之所以对同一个人物得出不同结论,就因为我们总多少有点历史唯心论,或者总不爱独立思考,以他人所说之是为是,以他人所说之非为非,没有自己的看法,总想根据权威意见来选择史实,甚至把一些主观臆测当作真实的历史,用权威者言来阐释历史。本当据史立论,却反过来以史证论,这能叫历史唯物主义吗?

就说毛在他长征开始时没参加长征,史书上说是博古李德排斥毛而不让毛参加长征。可读罢雄文四卷都无法发现毛提及过此事。有人根据史料 得出的结论却相反,是毛不想参加长征,想留在江西独打天下,证据颇为充分。这就对现有历史教材的有关论述造成了颠覆性的影响。很可能原来的说法只是一种主观臆测,是唯心而非唯物。也不能如有人所说的,只要找到了一个频支点,就要倾覆整个世界呢?思想世界时常只要找到了一个新的支点就整个的翻了个边儿,这也是事之常,并非怪事。谁对,谁不对,靠的是你自己的判断,你不同意就不同意,反正他是这么想的。再如四渡赤水用神兵,也有人以大量史实说明这并非事实,并非我想这么干,而是形势所迫,出于无奈。全是被动而非主动,根本谈不上用兵如神,而且吃败做的事也有几回,损失的精英也不少。所以有些关于四渡赤水的说法可能也只能说是唯心的了。当然,对这些说法我不能说错也无法否定,因为这些史料的来源我是不清楚的,你怎么看也得由你自个儿决定,我是管不着你的。

在讲历史时,我们时常在事实和臆想间游走穿行。如何在历史的迷雾中窥见真相,如何在对立的评价中觅取真知,确实不易呀。如果不用脑筋,就只能让人随意牵着走。如果重视史实,善于从矛盾的史实与对立的评述中得出真正的历史出来,善于从有限的史实中撬开一条察知真相的缝,从只言片语中发现疑点,也是一种乐趣。

(2012-12-1)

  评论这张
 
阅读(90)| 评论(1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