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海云的博客

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55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退休教师,擅长文学,历史,地理等

 
 
 

日志

 
 
关于我

王海云,男.1937年4月10日,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走马街镇人,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学校,是全国著名书画作家王憨山之弟,教师(已退休),在文学,历史,地理上有很高的造诣,同时有大量文学作品发表于各杂志,现著有长篇小说<<冰湖鬼影>>等作品.

网易考拉推荐

(原)目莲民16  

2012-12-14 09:08:52|  分类: 小说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提要:这是一个不得安眠的晚上,惊弓之鸟稍有响动马上就得飞起应变。

16 夜奔

 

刚吃过夜饭,早早地关上大门,谢铳正和沈先生闲谈,他的妻子在微弱的灯光下纺着棉花,女儿正绩麻,大儿子则不言不语地背着鸟枪出去,猎人知道儿子出去是想一个人上山去打几只兔子。可儿子没走多远,就听到狗叫。他家有两条猎狗,一般情况下是不叫的。可现在也低沉地叫了两声,这就引起了谢铳的警惕,马上叫沈先生带着孙女孙儿到后边去躲着,如果发现情况不对,就从后门外逃出去。过了池塘,一座小山,有个小小的山神庙,到里面去躲着。

进来的是一个他不认识的人一进门就问:“你是谢师傅?”谢铳说:“这地方叫谢家埠,家家有个谢师傅。”此人又问:“你是打猎的谢师傅吗?”谢铳说:“种田的。当然也打猎,不过这儿会打猎的人多着呢。靠山吃山,靠水吃水。我们这儿打不到鱼,不打猎咬草?”来人说:“谢师傅,有话好说,有话好说。我这里有封信要交给沈先生。”谢铳说:“我姓谢,祖上说,我们这个姓几千年了,怎么姓起沈来了?我也不是一个做先生的。”来人说:“那么就请你告诉沈先生,叫他马上到女校对河的高小去一趟,有个人要找他。”谢铳说:“啊,原来如此。你们的校长是猎人的,我是猎兔的。不过你想猎的人我这儿没货,请回吧。”做出了一个让来人出去的手势,这个人再也没法待着了,只得走路。

此人刚走,谢铳就关上大门上了闩,再到后边说:“沈先生,恐怕大事不好,来了人又想叫你马上去。是凶是吉也不知道,你们先到那山神庙去避一避,我找个人到街上去问一问虚实,如果没事——不,十有九分又是骗人的。叫你去满脸是笑,见了你手里拿刀。这些读书人是信不得的。一个个呀,弯弯肠子钩钩心,见面就算计你身上精肉有几斤,快走吧。我在后门边扬了三下灯,你们就回来。”说得这么凶险,沈先生马上就带着孙女孙儿从后门走了出去。慕莲慕松是躲惯了的,见险不惊,黯然地跟着祖父走。今夜何处歇宿,全不知道。大包袱也留在谢家,不带走。现在沈先生真的是只剩下三个人了。也不怕,当初逃出来时,也是赤手空拳,什么都没带的。此时天将黑未来黑,可路上已没多少行人,自然没人管他们的行路,可是蚊子却不少,这秋蚊子,叫也懒得叫,一叮上了就不松口,哪怕打死了也不松口。可他们不能打得太响,生怕有人知道。已神庙很快就看到了,也没个门,大约这山神不灵,也没几个人来奉献,这神的地位大约也很低下,神通也大不了,所以是一副穷酸相。庙里很黑,也看不清是不是有个塑像。进了山神庙,折了一根树枝,打开蜘蛛网,也没法坐,慕莲想了办法,摸黑到稻田中拿来一捆稻草,铺在地上,三个人就这么坐了下来。手里拿着一把草,不停地赶着蚊子。可这些蚊子群起而攻之,防不胜防,也还是让它们占了不少便宜。

沈先生心事万千。听说媳妇是被人骗走的,现在又骗到他们三个身上来了。想斩尽杀绝?什么人想下这个毒手?袁世凯死了,难道他的人还在耀武扬威?他本应该回到女校去的。既然聘池,明天的会要开的,得同其他的教师见见面。可救媳妇的事也让他不知怎么才好。等到时近半晚,他有点后悔了,身上给蚊子咬了不少的疙瘩,又痛又痒,手上也多了些蚊子血,不,全是他自己的血。孙女孙儿却一声也不响,都默默地对付着蚊子。老人心想,也许找学校的老师更能想出办法来,到底都是读过书的人,智谋也许远远地高出几个没文化的。可是又想,秀才们是只会出主意不会做事的,没有做事的胆量。可下层社会的人却有的是胆量,说干就干。历史大事常常离不开下层群众的支持。刘邦出了名,也靠的是跟着他的人。没有这批死心塌地的追随者,刘邦什么事也做不成。他也不知自己的哪一个想法是正确的。

入秋了,白天还是热,可到了晚上,野外很冷,在屋里不觉得,可在外待久了,就知道了这个滋味。沈先生咳了两声,连忙做几则体操,也不停地走动。可年纪大了,老是走着也吃不消。正在这时,慕莲看到了灯光信号,高兴地拉着爷爷的手,于是摸索着道路。谢铳已经派二儿子去打听了,可是也得不到确信,只不过好像再也没人来找麻烦,先回来再说。于是在地铺上睡下。被子倒也还厚,一下子感到了温暖舒适。

就在他们刚睡下的时候,就在慕松发出轻微鼾声的时候,听到了狗叫,接着就听到有人在大门外叫:“睡了吗?”慕莲迅速地爬了起来,说一定是昊燕来了,可谢铳却站在门口,说由他去开门,先探探虚实再说。沈先生也要慕莲赶快睡下。片刻工夫,就听到谢铳大声说:“怎么你又来了?你们来三个?告诉你们,你们想猎的是人,有时候我也打人,怕不怕?”另一个声音小一点,似乎在说:“一定要这个人去,不去对他自己也没好处!”这样的话沈先生听了就有几分担心,急忙对慕莲说:“你们睡下,他们要的是我,我走了,他们不会对小孩子怎么样的。”于是沈先生穿上衣服,就悄悄地从后门溜了出去。

真是风声鹤唳,一夕数惊。慕莲哪还睡得着,可慕松却睡着了,再也不能让他出去逃难。慕莲知道,万一有事,只能由她一个人来对付了。不过她想这个猎人是会想尽办法保护他们一家三口的。她相信这个人做得到。

可才一会儿,就听到外面大吵大闹,她听到了昊燕的声音。她正想出去,可是,她觉得她不能出去。她一出去那不正好说明她爷爷在这儿吗。她只能忍着。

那确实是昊燕。而且还有伯桑。昊燕对那三个人说:“你们想捉拿什么人?”

这几个人异口同声地说:“话说重了,哪能叫什么捉拿。是请客。”昊燕说:“哈哈,有这么请客的吗?只差没拿绳索了。请帖呢?”来人马上就拿出一张红纸,昊燕认不得那么多字,就说:“你念。”来的人说:“这是一张聘书,是高级小学堂请沈先生到我们学校里去任教。”

昊燕也笑了,说:“这家的主人姓谢,我也姓谢,我们是亲戚,常来常往的,从来没见过他家有姓沈的亲戚。你们大概是找错门了。”来人说:“不会错的,我就认得你,今天你就帮着沈先生拿这拿那的,你来这家,当然沈先生也在这家。”昊燕说:“你看花了眼,我刚才来,我哪认得什么沈先生。如果你这事请我帮忙,我帮你去查访一下,如果真的有个沈先生来过,明天我再到你们的学校来来一趟,你们说呢?”

来的人商量了一会儿,就说:“我们一而再再而三地来拜访,自然让人生疑,对不起,得罪了。”于是走了。

天很黑,即使有月亮,这时候也还没有出来。星星们都隐在云后。一灯如豆,只能照亮放灯的桌子。猎人忙着泡茶,他的妻子和儿女都睡了。只不过给沈先生一家临时开了两个地铺,可现在一下子又来了两个,这位猎人就考虑床铺被窝的事了。昊燕却说:“谢铳,你不要想睡的事,我们到伯桑家去。他家在这街开着店子呢。这么个小县城又没个城门,这么一条长街,什么时候都进得去。只要没打三更鼓,就没人管你。”谢铳马上说:“快点儿,打三更也没多久了。不然就会抓人。”昊燕就说:“那就没时间说话了。如果进不去,还会回到你这儿来的,你可不要睡死了,让我们连喊三百句也喊不醒,喊得通街都起来,满街的狗都叫。”谢铳忙说:“你到底要说多少,快点儿走,我等你半个时辰,半个时辰没回,我就睡了,喊一千句我也再不理。”昊燕说:“不行,等一个时辰。我们走夜路没事,他们三个呢?还有一个要抱着走呢。”正走,昊燕却又说:“有剩饭没有,我还没吃饭呢,真饿了。“谢铳还来不及回答,昊燕自己揭开饭锅盖,发现里面还有一个鸡蛋那么大的饭团,就一把抓住放进口里,说:”太少了,不过比没有强。“伯桑说:”莫耽误时间了,进了城再想办法弄点吃的吧。“商量已定,五个人走了,伯桑就背着慕松,昊燕提着那个大包袱。那两只狗轻轻地叫了一声,大约是送别的表示吧。

  评论这张
 
阅读(107)| 评论(1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