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海云的博客

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55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退休教师,擅长文学,历史,地理等

 
 
 

日志

 
 
关于我

王海云,男.1937年4月10日,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走马街镇人,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学校,是全国著名书画作家王憨山之弟,教师(已退休),在文学,历史,地理上有很高的造诣,同时有大量文学作品发表于各杂志,现著有长篇小说<<冰湖鬼影>>等作品.

网易考拉推荐

(原)目莲记4  

2012-11-02 19:43:47|  分类: 小说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4 防贼

慕莲看张伯桑,看得那么专注。她从来没有这么专心地看别人做一件事。可很多人都在看她,因为在人多的地方很少能见到女人,尤其是十多岁的女人。在一片绿阴中突然发现了一朵鲜艳的花,任何人都会注意。在只有百草气息的地方突然闻到了兰香,也是不会没有人不注意的。可慕莲却似乎完全没有注意到别人的目光。那些目光有的是想吃羊肉的狼的目光,有的仅是好奇的目光。可她的父亲却注意到了,可是老人却不说话,他对孙女的态度很有几分异样,不那么管束,他只在最必要的时候说那么一两句,绝对不会唠唠叨叨一说就没个完。

那些在沈先生帐下读书的,平时要回家吃饭了,可这时候都对张伯桑也感兴趣,当然也都是醉翁之意不在酒。这些也都让沈先生看到了眼里。他手持一本书,坐在庙门口,时不时地看上四周一眼,但书也看了,而且他也知道他看的是什么。有时还哼上一两句。直到红日挨山,乌鸦归巢,张伯桑也把他要做的事做完了,这才收起他的担子要回家去,这时慕莲才记得她要进屋去煮饭了。也就跳了几下就回到自己的住处。这时她回过头来看看着众人说:“都看热闹般看这看那,有什么好看的!”原来她也知道有人在看她。这就让几个人脸红了,可这几个脸红的也让她一眼就看了出来。

入夜,她抄写着那戏本,一盏清油灯,昏黄的灯光,淡淡的照在桌上。庙门已经关了,只有他们一家三口在里面。她睡在西边放轧棉机的屋里,把棉花毛子扫了扫,把自己的铺盖卷打开放到一张凉床上,就成了她的床。在白天这一套被窝是只能放到父亲和弟弟那边去的。抄写的地方却在父亲那边,因为只有一张桌子。弟弟读书背书,倦了,昏昏欲睡,老先生就叫他早点儿睡。慕莲则坚持抄写着,有时候拍拍桌子,说:“这几句写得好。”父亲问:“好在哪里?”慕莲说:“几句话看得出这个人的脾性,就好。这个目莲的母亲很有能干,却不爱施舍,恐怕故事就从这里开始。这个写戏的不知是个什么人。”沈先生却不说话,只是把抄好了的细细校对阅读,有时轻轻地哼上一两声。

突然,慕莲说:“这个打铁的我想以后他不会总是打铁,会做其他的事的。他不像一个只知道下力的人。”

老先生心中惊讶,可是他不会把内心涌出来的感情思想表露到脸上来,只是轻声说:“你从哪儿看得出来?”他听得出,女儿的口气很随便,很自然,她要说的还只不过是她的一个看法。可女儿又在抄写,抄写了好几行才说:“他读过的书都记得,这么好的记心,这么好的悟性,如果只打铁,真是可惜了,他可以做其他的事。”

“你说他做什么事为好?”

她头也不抬,说:“这我就不知道了。我还没给他想呢。再说,这世上有多少事适合他做,我也不知道。只不过我有一点想不通,他家里怎么要他打铁,不做其他的事?听说他家是做生意的,做生意就让他做生意,偏让他打铁,不说了,差点儿抄错了。”于是她又专心地抄下去。正抄着,她突然大声说:“站到外面做什么?小心地上有蛇。”这一声让窗外就真的有了响声,床上睡着了的慕松也哼了一声,不过马上就睡着了。其实沈先生也察觉到外面有人,可是他不想惊动那个爱玩诡秘的家伙,他想知道那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女儿一声叫,就看不到那个人了。等那个人走远了,这才轻声说:“你叫早了,我还没来得及看清是什么人呢。”慕莲听了,吐了一下舌头。

当然不是小偷,这个庙里能吸引小偷的东西实在太少了。可这庙里最大的财富就是老先生的孙女儿,老先生也知道,他的责任就是保护孙儿孙女。可他年事已高,也不知道如果他离开得早的话,这两个小孩会面临什么。他能把这一对孙儿孙女托付给谁呢?张沙乐?可张沙乐比自己年纪还大。其他的,都不行。想到这里,老先生就有点无法稳住自己的情绪,在这样的时候,他再也没有办法做到喜怒不形于色。如果那铁匠是一个可靠的人,如果孙女儿对那个铁匠有意,他是不会反对的。只要能找到这么一个人,能养活这两个,能好好对待这两个,他也就放心了。正想着,他突然发现孙女儿正看着他呢。这机灵鬼,一定发现了他的心思了。

是考虑这件事的时候,看来已经有人对慕莲不怀好意。他必须早作决定,万一出了意外之事,想说也来不及了。把孙女儿放到西殿独宿,恐怕不是一个好办法。他开始打量着这东殿,是不是还能匀出一个放一张床的地方来。用布幔隔开,也行。在北方都这样的,一家人都睡一个炕呀。可这时孙女儿说了:“我想挤得落,我一个人睡那边也怕。”这鬼丫头,心里想的她都知道,于是就说:“现在就开始吧。看来今天晚上不会是一个平安之夜。”

祖孙两个忙了一阵,就匀出了一个地方,可慕松却一直睡着,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老人把一把剑放到了顺手的地方。在这乡下,这把剑应当还是能派上用场的。

果然,月儿快挨山的时候,四里寂静无声,只偶尔传来猫头鹰恐怖的叫声,让人心悸,就在这时,西殿出现了声响,虽很轻微,可在这万籁俱寂的时刻,那一点极微小的声音也能让老人清晰地听到。可慕莲睡着了,她听不到什么声音。老人起床,轻轻地开了门,也不依然故我其他的事,只在正殿舞剑。他已经发现了星光下那西边窗户上的人影一闪。可没听到离开的声音。他回到床上,只能坐着,手按着剑,这时孙儿醒了,但只翻了个侧,又睡着了。两个人都太小,还不能做到自卫。老人暗叹:肩上的担子重呀。这种时候谁都有睡意,老人也不能例外,可他坚持着,努力不让自己睡着。

可快天亮时,老人还是睡着了,还好,慕莲突然地醒了,她胆子也真不小,居然拿着一根木棒,在门上敲了一下:“走吧,明天晚上你有胆再来!”老人当然马上醒了过来。

天色已亮,开了正门,看那外面,却也发现不了什么痕迹,露水太重,什么脚印也看不出来,老先生有点失望。

 

  评论这张
 
阅读(82)| 评论(1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