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海云的博客

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55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退休教师,擅长文学,历史,地理等

 
 
 

日志

 
 
关于我

王海云,男.1937年4月10日,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走马街镇人,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学校,是全国著名书画作家王憨山之弟,教师(已退休),在文学,历史,地理上有很高的造诣,同时有大量文学作品发表于各杂志,现著有长篇小说<<冰湖鬼影>>等作品.

网易考拉推荐

(原)目莲记9  

2012-11-22 09:19:57|  分类: 小说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提要:慕莲对昊燕说起那天晚上爬窗户的人,引起了他们对张沙乐儿子的怀疑。昊燕与伯桑打算就此开始调查。

9 议盗

 

戏散了,人散了。锣鼓声停寂,满耳全是鼎沸的人声,呼朋唤友,寻兄觅弟,热闹非凡。他们三个在人中心,只能让其他的人走了再走。可只剩下不多的人时,那身高体壮的谢吴燕才迈开脚步,慕莲突然对谢吴燕说:“停一步,我有话要对你说。”此语一出,张伯桑吃惊,谢吴燕也吃惊。有什么话要说?这时人们纷纷退场,大路上远远近近的火把光连成了线,那嘈杂的声音也还听得见,还有几个没走,可也没人注意他们三个。沈老先生已经抱着孙子进了屋,大门已经关了还闩了。只不过老先生尽量不让自己睡着,免得孙女进来时没人开门。可戏散了,孙女却没来叫门,老先生也就披衣起床,打开了大门,他不知发生了什么事。坪中已经没了灯光,他刚起床,还不适应黑暗,一时也没看清楚那三个人。可这时围布解开了,一点如豆的灯光着二男一女正好站在那儿。出什么事了?沈先生有点担心了。

谢昊燕站定,看着唱戏的收拾东西。这些东西每天晚上都要收拾的,怕人偷呀。谢昊燕让开一步,听慕莲说话。他身高体大,低着头看着这娇小的慕莲,想不出她要说的会是什么话。只听见她说:“早些天,半夜了,有人爬到我睡的西房的窗户上,不过我和爷爷都醒来了,把他惊退了。我怕这个人还会来,夜里不敢熟睡。你……”可慕莲没有说下去。她不知接着应当说什么了。唱戏的人拆台快,收拾东西也很快,已经合成两担,正挑着走,他们对这三个人做些什么根本不予关注。

昊燕还没接话,伯桑马上说:“爬窗户?撬门吗?有这样的事吗?真的?是小偷?你们这儿有么子东西偷?”

谢昊燕说:“说蠢话。这庙里有什么可偷的?这庙里最大的宝贝是什么,难道你也不明白吗?只不过你这句话不对伯桑说,偏要对我说,是什么意思?”

慕莲却很大方,说:“一个铁匠,一个猎户,谁力气更大,不是明摆着的吗。”

这时张沙乐还没走。他不想跟着众人一起走。老人当然要有老人的身份,不能挤到人群中去。可是他发现还有几个没走,而且一个是个女的。一个女的跟着两个男的!天呀,眼睛昏花了吗?他一只手扶着他孙子的肩膀,一只手擦着眼睛,再定睛一看,绝对没有看错。这样的事竟然发生在他眼前。在大清的时候,这样的事是躲着人的,现在民国了,这样的事公然在他鼻子底下发生了。世道变成这个样子,他真的想不到。可他马上又想,这是民国,不是大清呀,孔夫子的老规矩还用得上吗?连上次说的话,老铁匠也不理,于是他决定不再管这样的事。可是他也想,这三个人难道会争风吃醋吗?

他只听明白了一句话:比铁匠和猎户的力气。他有点莫名其妙,出了什么事?他想听下去,可这时候,他那最小的儿子来了。他的小儿子年近三十,可是在那早婚的年代居然还没找到妻室,这成了张沙乐的一块心病。这小伙子没找到妻室的原因也很简单,他的行为有几分不端。最著名的一件事,是他上山去烧木炭,居然把一把砍柴刀套在那个玩意儿上,硬挺着这把刀上了山,一里多路呀。此物之坚硬也就出了名。打空胯在山上走着,把那个东西给人看还不打紧,还要顶着一把刀,自从盘古开天地,三皇五帝到如今,这样的事恐怕还是头一回。人在世上什么名都可以出,但恶名不能出,臭名不能出。他的阳物硬到这个程度,只有什么人想念?当然只有那些淫荡妇人。好人家能把自己的女儿嫁给这么一个人吗?可慕莲不知道这件事,如果她知道,她首先就会怀疑到这个叫张福来的人身上来。色胆包天。这福来会有这么大的色胆的。

谢昊燕一提醒,而且张伯桑看到了张沙乐这个高寿老人,他马上就联想到福来了。这福来会不会正是这个爬窗户的人呢?于是他就摇头。可慕莲不知他摇头是什么意思,还以为是责怪她同谢昊燕说话,就说:“我现在不是你的人,同他谘几句话有什么要紧?”谢吴燕马上听出话的味道来:现在不是你的人,将来有没有可能成为你的人?于是谢昊燕心里就突然冒出一股酸味,就想走了。这时他看到了福来正拉着他父亲下坡,谢昊燕是认识这福来的,马上就明白了伯桑摇头的意思,也向慕莲使个眼色,可是灯熄了,又没月光,慕莲哪能发现谢昊燕的眼色呢。谢昊燕马上轻咳一声,这时慕莲明白了,他们两个有话不好说。她再一看,坡下正是张沙乐的儿子牵着老人慢慢离去。难道……她不敢往下想。于是什么话也不必再说了,她马上就看着大门,就看到爷爷正站在大门边,她也就什么话也不说,马上跑向庙里去。砰的一声,大门也就关了。这两个男人却都没动,可是都不知说些什么。虽说不知要说的是什么,可是两个人都不想走。最后是伯桑说:“恐怕就是他。再也冒得一个人会比他更痞,也冒得人比他更胆大。”昊燕说:“只不过这也是猜。这件事交给我吧,我晚上时常要出来走一走,这样的天,晚上云厚天黑没有月亮,正好打兔子,我顺便到这边来探个究竟。”伯桑一听就不明白,问:“怎么你要择这黑天打兔子?”昊燕笑了,说:“有月亮的晚上兔子是不出来的。”“那你也看不到呀?”“所以打猎的人要有一双好眼睛呀。乌黢墨黑的,眼睛不好,路都走不了,还想打猎吗?”这时候庙门前一个人也没有了,他们两个还在这儿说话也不像样,于是两个人都走了。再说,再不走回家去,家里的人也不放心。

可昊燕却多个心眼,走进亭子的时候,他故意走在伯桑的后面,伯桑也不知道吴燕这么做是什么意思。可伯桑回头看了一眼,就明白了,昊燕在张沙乐的门前站了一小会儿,似乎想弄明白这屋里发生了什么事。但伯桑也知道,这个时候这个家里什么事也没有。但伯桑马上就明白了。昊燕并非想弄明白张沙乐老头儿的家里发生了什么,他是想知道那天主教教堂里有什么动静。

这教堂原是一户民家,那一户的户主,五十年前是一个懒汉,后来饿死了,于是教会把这房子买了下来,装修了一下,这就成了教堂。这里面有个人,也不知是不是叫神甫,好像也不是,这是个中国人。

在中国地面上传教的当然是中国人呀。可来传教的却不是中国人,是个德国老头儿。这个德国人会说当地的方言,还会治病,更神奇的是,他会开刀动手术。他是一个很能干的医生。这时候里面还有人声,也许这个德国人到了这儿,正在里面给人治病。昊燕想起来了,明天是礼拜天,信教的人要来做礼拜的。虽说信这洋鬼子教的人还不多,总共才三四十个人,可是因为德国老头会治病,人们对他也不反对,更何况这德国老头治病时常不收钱,这就能得民心。

昊燕站着,想了一会儿,可他决定还是离开。要来,他可以明天再来,今天晚上没风没雨,最好打兔子,他这个晚上是不会睡的了,他要去打猎,他还想送两只兔子给沈家,让他们也开开荤。可就在他要走开的时候,这门却打开了。昊燕避之不及,想躲也没地方躲了。这时他看到有个人走了出来。如果他走了,也就不会注意到这出来的人是什么人。可他偏偏看到了。这让他大吃一惊,差点儿叫出声来。

这是一个什么人呢?

 

  评论这张
 
阅读(38)| 评论(1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