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海云的博客

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55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退休教师,擅长文学,历史,地理等

 
 
 

日志

 
 
关于我

王海云,男.1937年4月10日,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走马街镇人,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学校,是全国著名书画作家王憨山之弟,教师(已退休),在文学,历史,地理上有很高的造诣,同时有大量文学作品发表于各杂志,现著有长篇小说<<冰湖鬼影>>等作品.

网易考拉推荐

(原)目莲记3  

2012-11-01 07:54:46|  分类: 小说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3 初识

唱戏的台子就在庙门外,还搭起了一个棚。搭棚就要铁钉。就在庙门口架起了一座红炉,来了个很年轻的铁匠。这个铁匠也姓张,是元亨利的后代。现在的元亨利已经没了过去的繁华。要说他没生意那可是假,它的生意很好。只不过张家的人把生意的重点放到了县城里去了,在县城里有家亨昌隆,是县里第一大商家。这乡下的生意就只能是勉强维持。张家后代虽多,可从商的毕竟不多,在外地做事的比留在乡下的还多。可张家有个规矩,就是每个人必须有门手艺,不能吃爷娘的。这是静仁太公留下的规矩,谁也不敢破坏这个规矩。这个打铁的叫张伯桑,是在县城里开店的当当的孙子。当当就是张彰文。这伯桑他正是奉祖命学打铁。他那手艺不错,三五几下就打成一个铁钉,那动作可以说是艺术表演,很优美的,放到现在的舞台上表演一定是有人看的。打铁靠的是力气,可也要打一锤就是一锤,每一下都不能用空力。这就叫技巧。人家十来下才打一个铁钉,伯桑却总是那么四下,不多也不少。所以他出货就快,围着看他打铁的人也多。

这沈老头的女儿叫慕莲,也是观看打铁的众人之一。可是,围观者除了她就只有男人了。在乡下,哪有做女孩的抛头露面到处乱走的呀。再说,这么大的女孩,都是一双小脚,想出来走走看看也难。可这沈家的小姐却是一双天足,跑来跑去的,走得那么轻快,连男孩子都莫想抓到她。老人们说:这妹子就是野。可是也有人说,这妹子哪一点野呀,书读得很好,还会做诗呢。在庙里读书的二十多岁的青年也佩服她的学问,四书背得滚瓜烂熟,对答如流,说起话来,出口成章。可就是是一双天足,不然就是一个极好的贤妻良母。不过乡下人却并不看重这个女孩,如果把这样的女孩收到家里做儿媳,那可万万不行,肩不能挑,手不能提,不会纺纱绩麻,不会推谷砻米,不会喂猪打狗,不会缝补做鞋,总之是百无一用,根本就不适合做农民的妻子。可这慕莲对她的天足却很骄傲,走在塘桥街上,听到包脚的小女孩叫着哭着,她总要到门口瞧瞧,瞧一眼已经让人不高兴了,可她还要说:“民国了,还包脚?放了吧,受罪呢。”她这么一叫,里面正在哭的小女孩也就大声叫:“我也要放脚,我也要跟她一样。”这女孩真是讨人厌。可是,沈老头是个好老头,大家尊敬沈老头,也就对这小女孩没有什么歧视。再说,这个女孩能不能嫁出去,是她沈家的事。听说几十年前,开店的元亨利也还收过一双天足的媳妇呢。后来到省城做大生意去了。可习俗是最难改变的,好多人家也还是让他们家的小女孩包脚。同国了,外地报上说要放足,可这是乡下,没人知道外面的风向已经发生了变化。

现在围着一大堆小孩看张伯桑打铁。可这些小孩都是半大小孩,还不懂得情爱,也就没人注意到也有一个女孩同他们在一起看打铁。她的弟弟慕松也跟着那些小孩围着这个铁匠。放学了,慕松的书也读完了,该背的也全都背过了,这会儿正是最轻松的时候。

本来这塘桥街上是以三大行业为主。哪三大行业?织染,制茶,打铁。塘桥街上打铁的历史不久,才三十年,本事可大,居然还有人敢做机器。所以这街上的人不能说没功夫。为人在世,总得有养身的本事,要有点绝技,能做出别人做不到的事来。张伯桑正是如此。

沈慕莲十六七岁,有时候还帮着祖父给孩子们讲课,所以围着看打铁的小孩也叫这大女孩先生。女先生上课本就不寻常,女先生上课上得让那些年轻人也听得如醉如痴,更不寻常。在那种时候,女子无才便是德,天底下有几个女的是读了书的?翻开史书,读书的女子也就不多,什么李清照,班昭,蔡文姬,可以说是扳着手指头就数得过来。可那是古人呀。在这乡下,根本就见不到这样的女孩。到底是大地方来的人,风气开放得多,学问也就大得多。不说别的,女人有几个不包脚的?大户人家的女儿更没有不包脚的。可是这沈家的孙女儿居然是一双天足,这就让人不知所措。她一来,这儿还想包脚的就有好几家放了。民国已经好几年了呀。张伯桑听说这就是有名的沈老先生的女儿,就有了好几分敬仰。这位女郎来到他的身旁看他打铁,他只是低着头做他的事,连她是一个什么模样,他都没看得清楚,纵多也是偷偷地瞟一眼她的脚,可也看不清是大脚还是小脚。这么偷偷摸摸的,极想看一眼却不敢看一眼,他自己也有点脸红,也不好专心致志地打铁,所以他努力克制自己,不去看这女郎。这女郎也不想打扰他,就一言不发地站在一旁看着。老人平时对孙儿孙女很是宽容,从不疾言厉色。他这孙女儿抛头露面,他觉得也是很正常有事。什么风化呀,礼教呀,沈老先生根本就不把它当一回事。人是不可把自己禁闭起来的。天底下最愚蠢的人,就是把自己关在一个小小的笼子里,自己给自己画地为牢。把自己关起来犹是小事,却还想把他周围的人也都关起来。古往今来,这种人代代有,时时有,处处有,这正是沈先生最恨的事。

可张伯桑却不得不对这女孩刮目相看了。有个十七八岁的女孩陪他,终究有点分心。那一刻他没看炉火,就伸出手去要夹出一块铁来,她在一旁说:“还等一会儿,火色还没到。”张伯桑一看,是呀,火色还没到。他又赶紧拉风箱。这时他好奇地看了看他身旁的这个女子。她相貌倒也平常,穿着也很朴素,并不是传说中的那个王秀英有一种天生的美,更说不上什么沉鱼落雁,闭月羞花。可他打了几锤,忽然想到,她又怎么知道火色还没到呢?难道她祖上也是打铁的?他就不经意地问了一句。她回答说:“看了大半天了,也就看得出一个名堂了。”这时伯桑又看了她一眼,这才觉得这女孩有内聪,那眉眼之间露出聪明相。她又没半点轻佻,是个极规矩的女孩。这时他才觉得这样的女孩是天底下最难得的女孩。他就感到了女孩的漂亮了。这一想,有意无意之间也就多看了她几眼。可她并没发现他的眼光时常停留在她身上。

于是张伯桑拿再也不敢分心了,再也不敢大意,免得再出笑话。可事情总是有变化的。她不经意间也发现了张伯桑的目光正停留在她的脸上。一个女孩发现有人正对着她端详,总是有点得意,也就让他看着。于是她也正睛看着这张伯桑。这时她突然发现,这个青年其实相貌很不寻常,一看就知道他是一个聪明的人。这么聪明的人怎么学打铁,却不去读书?于是她情不自禁地问:“你读过书吗?”

张伯桑把手钳伸进炉中,夹出红铁来,眼睛看着红铁,回答:“四书也背得。只不过我们读那么多没用,能自己看信与信就行了。没有万贯家财,这书总是只能像燕子点水一般,读几句就不再读了。”一边说着,一边锤着,还是那么专心,生怕出错弄成笑话。

这时有几个青年把书也丢了,都来看这女孩,现在听到一男一女说话,他们也感到惊奇,都竖起耳朵细听。可慕莲却很自然,对其中的一个说道:“文章写完了?你觉得这个题目不好做?”

“不好做也要做呀。你说呢?”

可慕莲说:“书读少了,就觉得这个题不好做。如果给我做,吃一碗饭的工夫早完了。你要多读点儿书,读点新书,不要只读那孔夫子的话,少玩些。”这几句话说得此人也有点脸红。站了一会儿,不好意思,就进去了。张伯桑听到这句话,也就怔怔地看着这女孩,这才看出这个女孩确实很不寻常,一时忘了打铁,一份爱慕之心也就油然而生。可是,这女孩是天上的月亮,他永远是摸不着的。

 

  评论这张
 
阅读(105)| 评论(1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