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海云的博客

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55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退休教师,擅长文学,历史,地理等

 
 
 

日志

 
 
关于我

王海云,男.1937年4月10日,湖南省双峰县书画之乡走马街镇人,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学校,是全国著名书画作家王憨山之弟,教师(已退休),在文学,历史,地理上有很高的造诣,同时有大量文学作品发表于各杂志,现著有长篇小说<<冰湖鬼影>>等作品.

网易考拉推荐

(原)目莲记7  

2012-11-15 09:04:18|  分类: 小说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7 手相

 

到了第二天,晚上看戏时,慕莲当然还是为伯桑准备了一条凳子。来看戏的人很多没带凳子,看到有条空凳没人坐,当然都想,可是慕莲就是不肯,说是有人要来坐的,戏快完了,也没见人来。慕莲有几分泄气,听戏的心思也没了,不断地看着伯桑来的方向,可一次又一次她都失望了。到散戏时,她端着两条凳子进屋去,心里好不怅然。她祖父当然看到了她的不快,可老先生是不管孙儿孙女的事的。他的孙子年纪还小,不解姐姐的心思。

有件事她不知道,伯桑不来是因为张沙乐的缘故。这位老人到伯桑的铁店里去看了他的师傅,装着闲来无事的样子,东拉西扯地说些闲话,只要铁锤一停,他的话就接着锤声响了起来,然后激昂慷慨地说:“民国以来,好多事情叫人看不顺眼了。男的女的一见面就像前生就像前世也是夫妻两个,全然没个男女之嫌。想那几十年前,只要出了这等事,那当族长的人不来管那才叫天瞎了眼。”

老铁匠不知张沙乐这话因何而发,他对这些话也没有听的兴趣,只是嘿嘿地笑几声,不置可否。他关心的是炉子里的铁的火侯,对别的什么事并不关心。张沙乐看到老铁匠对人心的变化采取这样冷漠的态度,很有几分失望,也不再说,脚步蹒跚地走了出去,到了门口还回望了正在拉风箱的伯桑一眼,那真有孺子不可教也的神气。伯桑本来听了这番话心里不是滋味,知道这话是为他而发,但他也无可奈何,只能让人去说。

因此以后两天伯桑一直没来看戏。慕莲再也没有多带凳子来看戏,少了一件事,可看戏的时候未免就分心,那谢昊燕很少来看戏,那天晚上又来了,一见面就问张伯桑为什么没来,慕莲不知怎么回答才好,便反问:“怎么你这些天也不来看戏?”他回答说:“我常常晚上有事,很多时候一个通宵都没得睡。”她笑着说:“通宵不睡的人,人家看见就怕,生怕别人知道,你倒还说给别人听!”谢昊燕说:“通宵不睡的有各种各样的原因。我通宵不睡不是让人怕,是让老虎怕。”她吃惊地问:“你是打猎的?”他笑说:“你看着像不像武松?”她说:“我没见过武松,不知道是你像他还是他像你。”谢昊燕本是站着的,就说:“管他谁像谁。我和你也是熟人了,你也不能让我这么久地站着呀,也给我端条凳来。”慕莲也就立即起身办了这件事。也让谢昊燕坐在自己的身旁。不料谢昊燕刚刚坐下,张伯桑就来了,也就站在他们两个身后。这一回是他师傅叫他来的,师徒两个一起来了。开头慕莲没注意,但不经意地一回头就看到身边多了一个熟悉的影子,抬头一看,正是伯桑,就问:“你怎么这些天不来看戏了?”伯桑说:“忙。家里也不让我多看。也许过几天就不来看了。”慕莲说:“七天快到了,你想看也没得看了。”伯桑说:“沙公公说戏还没完,叫他们再唱几天,把戏唱完。反正是庙上的钱,又不要他自家出。”慕莲说:“原来如此。不过你晚上又没什么事做,怎么不来看戏?”伯桑说:“有件事我一直决断不下,就是看戏也没心思。”慕莲追问,他才说:“早几天一个摸手相的瞎子来到店里,师傅要我也摸一个。这是师傅出钱的事,要摸就摸吧。这瞎子摸了我的手相说,打铁不是我的出身之途,要我到东南方向去求发达。我快要出师了,可这鬼瞎子却要我不再打铁了,到东南方去弄个出身。想来很有几分好笑。可想来想去,也许这瞎子说得对。难道我就真的打一辈子铁?到底打铁能发多大的财?这件事实在决断不下。”说话时他看了看师傅,师傅坐在前边,正同张沙乐老人说话呢。慕莲一听兴趣就来了,说:“我看你也不会久居人下,真的打一辈子的铁,划不来。走,去求发达。”她说得急切热烈,好像就是她自己的事。

谢昊燕正一门心思地看戏,听到慕莲说话,这才回过头来问是什么事,听了之后说:“我还以为你在说你自家的事,却原来是为他担心。依我说,这事很难说。打铁这门业,再过一百年也会有的,决不至于赚不到饭吃。到东南方去做什么?重新学艺?那不如还是打铁。去做生意?那要有一笔本钱。不过你们张家有钱,去做生意也许更有出息。可一旦做生意跌了一跤,再爬起来就难了。正像打虎,打着的时候极少,被老虎吃掉的机会却多。”张伯桑说:“我祖上的规矩,各人只能用各人自己的钱,要创业靠自己去赚钱,爷娘是不管的。为人在世,总得有门养身之艺,能打着虎就打虎,打不着虎打只兔子也好。”说完这句就不再说了,只是问近来唱了些什么。慕莲叫小弟找了一条凳来给伯桑坐下,就向他介绍这几天的剧情,是目莲九入地狱,七上华山,发誓要找到母亲的下落。这时正演七上华山的第一次。她把唱词念给他听:

京城里面贪官多,菩萨脚下鬼怪多。几年不曾到华山,再到华山大惊愕。山精树怪满山是,藤鬼石妖乱吆喝。

这时木偶正转来转去,那是目莲满山寻访。一会儿出来一个面目丑恶的木偶,高声念唱:

手执铜锤在山阿,右是华山左黄河。世间道义我不顾,跟着菩萨瞎吆喝。来者何人?速速止步!不然老大铜锤打来,也不知你是铜头还是铁脑壳!

接下来当然又是一番打斗,木偶在那八尺见方的围布里转来转去。打了一阵,目莲大喝:

你这山精甚是无礼,竟敢阻我目莲去路!火速让我过去!

于是山精喝道:

皇帝从此过,黄金一万两,庶民从此过,白银三千两。左手收金银,右手就开禁。人情有天大,不及金银亲。只有目莲过,分文不敢收。不是不爱钱,怕惹百世忧。目莲,你若是从别处过,我管不着。你若是从我这儿过,我管定了,管你过不去。

目莲大声说:过不得也要过。

于是又是一番打斗。小孩子们喜爱看这打斗,锣鼓敲得震天价响,唢呐也吹得声震云天。爆竹也响得很起劲。这时候谁想说话都不行。

打了好一阵,山精下场又上场,大声念道:我关紧关门,贴上真符一道,谅那目莲法力还很有限,过不得此关!

伯桑看到这儿就说:“目莲是不会泄气的。目莲就像一块好钢,安在刀口上,不论切什么当然都像切水切豆腐,硬碰硬也不卷边,做人就要做这样的人,做一个永不卷边的人。”

再看戏台里,又是大动作,目莲转来转去,还是破不了关,最后只得唱道:

撕不开真符我气昏了头,见不到娘亲我浑身是愁。

这两句唱了好几次。伯桑说:“这几句唱得很动听。唱出了真情。”慕莲说:“对得很。这个唱的就是能唱出真情。他本是一个读书人,年轻时去考秀才,没想到被人告发,说他舅舅是一个戏子,戏子的后代是考不得功名的。从此他撕碎了他的五经四书,索性加到戏班里来。这本目莲记就是由他改写的。你看这唱词就很不寻常,不是一般的戏子能编出来的。他写的是他的真情。唱戏若是唱不出真情,那什么味道也没有。”

夜深了,小孩子们打瞌睡了,戏也散了。

 

  评论这张
 
阅读(54)| 评论(1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